1/1页1 跳转到查看:1399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莲瓣兰梅瓣的传奇故事

莲瓣兰梅瓣的传奇故事

那是1988年3月中旬一天,几位村民来到凤栖山砍白夹子。时至午后约一点钟左右,火辣辣阳光直射下来,张老大收起砍刀躲到树荫下,边喝水边吃着干粮,无意间闻到一股兰花幽香。他前后左右顺势寻找,却未发现兰花踪影,便半靠在岩边一棵弯曲的青杠树上,巴嗒巴嗒地抽着叶子烟,无心往山岩下俯视时,突然发现岩坎下方十多米处有个平台,平台里边好象是长着一兜兰草。他把随身带着用来捆白夹子的绳索一头绑在青杠树上,顺着绳子吊下平台,果然看到一兜盛开的兰花,长在约2平方米的平台里边的岩缝里,有5苗全草和5、6个无叶假磷茎,开着3箭花,每箭着花3、5朵,兰根长在缝隙内疏松透气的青杠叶泥里,又粗又白又长。张老大欣喜若狂,赶紧解下自已的围腰帕,将挖起的兰花包好,拴在自已背后的裤带上,沿着绳索往上爬。刚爬到一半时,突然听到平台上"嗤...嗤..."地发出奇异声响,回头往下看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只见平台上两条碗口粗的巨蟒正在刚才挖过兰花的地方蠕动,巨蟒昂起头寻视着,那可怕的三角眼正瞪着自已,嘴里还不时喷吐着愤怒的红蕊,似乎要沿着落地的绳索追上来,吓得他憋着一口气拼命往上爬,爬上来的他惊呼同伴快来打蟒蛇,几个同伴闻迅赶到时巨蟒已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  同伴们围过来欣赏起挖上来的兰花,虽说大家都不识货,但总觉得与往常挖到的兰花有所不同,同伴李二娃反复观赏很久,总算给出80元要买整兜兰花,这对他们每天累死拼活只能挣几元钱的村民来说已经是天价了,张老大犹豫一阵没有同意。挖到了兰花宝贝,张老大也无心再砍白夹子了,草草收场,背起一小捆白夹子,手捧着珍贵的兰花,兴高彩烈地和同伴一起回家了。
  一路上李二娃还不甘心,硬是将价格加到200元,张老大就是不干。路过观音岩小卖店休息时,店主出价400元,张老大仍然不卖。又走了十多里,经过青峰岭火电站,闻讯出来赏兰的电站领导和职工有人出价800元,张老大仍然一笑拒之。刚走到怀远镇桥头,就让沈大爷碰见了,几番讨价还价之后,以2000元成交。当晚,正在怀远镇做兰花生意的王老板又以5000元价格从沈大爷的家里分走了两苗正草。
  消息传到当时的崇庆县首脑机关,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机关四大班子和各局行主要领导中,有许多人是兰花迷。第二天上午,县委书记敖锡清百忙之中,特意指示秘书调整一下工作安排,改到怀远镇检查工作。敖书记一行直接驱车来到沈大爷家中赏兰,随行人员中的内行对兰花进行了认真鉴赏,详细了解了发现经过,原打算由县领导出面将此花买下,但不管怎么说,沈大爷就是坚持不买,敖书记只好反复交待,这是崇庆县百年难遇的兰花宝贝,可不要轻易卖出去,想卖的时侯务必先给本县的兰友告知一声。
  从此以后,沈大爷有一兜兰花宝贝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邻近几县,前来求购和观赏者络绎不绝,为了保证兰花的安全,防止被盗,沈大爷不让任何人见到自已的兰花宝贝。直到1990年春节前夕,为筹备参加全国兰花展,四川省兰协在全省推选参展兰花。当时,兰花宝贝已发展成6苗草,3箭花已大排铃,被崇庆县兰花协会选中准备送展。由于距参展时间还有十多天,担心参展时花期已过,有人建议将兰花放在低温环境下,使花期延长。就这样,兰花被放在冰箱里,隔了2天,再从冰箱里搬出来时,却意外发现3箭花已经全部萎缩,不但错过了送展的机会,反而使兰苗受到严重冻伤,几乎全部倒苗,好在当年又重新发了2苗新草。
  1993年3月,四川省大邑县举办兰展,那时受"以素为贵"的传统观念影响,对全硬捧梅瓣品种的发现感到十分罕见。当沈大爷的兰花送到展厅,评委们激动万分,争相品赏,被一致评为金奖。全盆有8苗草,2箭花,大出架,因两捧硬化似蜻蜓,兰友们便直呼为"丁丁猫"。
    "丁丁猫",莲瓣兰梅瓣品种。半垂叶,叶高30至45厘米,宽0.5至0.8厘米,2至3月开花,每箭着花2至5朵,大出架,幽香,萼厚端园,白里沁红,两捧全硬化,形似蜻蜓,俗称"丁丁猫"。
  "丁丁猫"产于成都市崇州的凤栖山。这里地处四川盆地西部边缘,与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、道教圣地青城山毗邻。凤栖山翠峰叠嶂,溪涧争流,灌木葱郁,苔藓广布,雾气迷漫,药草香花,绿草如茵,夏无酷暑,冬无严寒,海拔800至1200米,年平均气温约为18度,空气湿度80%至95%,是春剑、春兰、四季兰、芭茅兰和送春的原生地,发现这里也产莲瓣兰还是件稀奇事。

  由于生长地域的不同,"丁丁猫"与四川凉山地区和云南出产的细叶、宽叶莲瓣兰又有细微的感观差别,加之当时的认识水平有限,将其品种类别定为细叶春剑,直到九十年代末期,随着人们对莲瓣兰的认知水平的提高,发现"丁丁猫"的叶和花的特征与春剑完全不同,才逐渐认识到"丁丁猫"应归类为莲瓣兰品种。
  "丁丁猫"获得金奖,一炮打响,一鸣惊人,许多兰友都在梦想得到它,平头百姓喜爱它,官场上的人也眼红了,机会最终还是让给了有经济实力的人。金屋房地产老板田董捷足先登,8苗"丁丁猫"终以5万元成交。神州公司赵总因为迟到一步,硬是找田董死缠硬磨,总算以一辆价值近十万元的轿车换得4苗"丁丁猫"。
  自从有了"丁丁猫",田董和赵总的生意越来越旺,运气也越来越好。遇到大事、难事,花钱送礼办不到的,两苗、三苗"丁丁猫"就搞定了。
  1995年兰市逐渐进入低谷期,兰花普草烂市,传统品种和新奇品种价格也一落千丈,许多兰友在无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那种盲目追求兰花的狂热劲头受到极大的打击,尽管是在"兰热"低潮期,"丁丁猫"仍是许多执着的兰友梦想求得的好品种,交易价仍保持在每苗数千元。
  可是意外的事情接连发生了。
  1997年夏天,赵总到北京出差期间,因车祸重伤住院,有兰友自告奋勇帮助代管兰花,可赵总觉得董兰的人靠不住,便将兰花托给自家的看门人老黄照管,老黄对兰花一窍不通,却对赵总忠心耿耿。4个月后,赵总回家发现自已投资近百万元的兰花,因在高温多湿的炎热季节疏于管理,大面积染病遭虫而损失大半,10余苗"丁丁猫"患黑腐病已变成了一兜干草。赵总气极了,当即把老黄赶走了。
  1998年初,田董与一位专搞园林绿化的园艺师林工闲聊兰花时,林工为讨好田董,便鼓起三寸不烂之舌,大吹特吹自已如何会管理兰花,并赠送几斤植草坪用的"复合肥",建议田董试用,特别说明:经自已使用后发现"复合肥"摧芽助长效果特好!田董误以为"复合肥"就是"微量元素肥",回家便抓紧施用,三天后发现一些老草和脚壳黄了,一周后出现大面积黄叶,田董有点慌了,四处找专家来会诊,可十天后发现新苗的叶基也烂了,便将兰苗拔起来,只见兰根全都渍成了一泡黑色的臭水,赶紧将烂根剪掉,再用清水冲洗,全部翻盆换土重新栽植,但一切努力都为时已晚,数十盆兰花精品因此而遭到灭顶之灾,近二十苗"丁丁猫"也难于幸免,仅剩下几个无根无叶的假磷茎。事后,田董责骂林工出的馊主意,林工自知马屁拍到蹄子上,好心闯了大祸,才承认自已也是听人家说的,实在是报歉!
  突然之间,失之最爱,赵总和田董为此伤心了很久。
  苦闷之时,田董陪刚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晏局,边喝酒边聊兰花,洒过三巡,两人来到田董的兰苑赏兰,拔起"丁丁猫"仅剩的几个假磷茎,晏局提出要以5000元购买,死马当着活马医,栽死亦不会找麻烦,田董想卖但又实在是舍不得,乘着酒兴,两人你拉过来我拖过去,最终晏局占了上风,田董忍痛割爱。
  经过几年的精心培植,"丁丁猫"又起死回生了!不仅复了花,如今已发展到近20苗草。
--转摘
最后编辑cithx 最后编辑于 2010-08-23 16:59:12

TOP

 

一个字 高

TOP

 
1/1页1 跳转到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