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页1 跳转到查看:1156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兰展随想

兰展随想

本文转至:浙江[国兰]杂志第五期,作者立赵培成

一、搭台与唱戏



如今兰展阵势之大,史无前例,究其原由,因政府参与而升级。促进兰花产业化,就成了兰展的一个鲜明主题。兰花成了特色农业中的一个亮点,让许多养兰人走上了致富道路,政府为其摇旗呐喊,也在情理与责任之中。所以,一些规模宏大的兰展,往往都是政府搭台,兰花唱戏。政府对兰业发展予以重视,发展中的一些困难就容易解决,养兰人的底气就会滋长。就像有了个合适又扎实的舞台,演员才能施展拳脚演得精彩。
搭台者有搭台者的意图,唱戏者有唱戏者的想法,相谋而合,就走向了携手合作。但在具体操作中,自然会有一些不同的意图和想法表现出来,只能求大同存小异,在体谅和包容中奔向共同的目标。共同的目标很鲜明,都是为了促进和发展兰产业,这一点政府和兰界都没有异议。只是政府有政府的规则,兰界有兰界的俗定。政府出钱办兰展,支持的是产业经济,张扬的是政绩。如果与产业经济无关,以政绩无关,政府投资干什么?理顺才能名正,正名才能事成。发展兰花产业,促进经济发展,是兰界争取政府支持的王牌。
这就使兰展具有了政府行为的色彩,这种色彩也是兰界所希望的。但是成了政府行为,就牵动了政府的方方面面。场地啦,宣传啦,保安啦,交通啦,住宿啦,宴请啦等等,使兰展成了一盘需要智谋的棋。执棋的棋手,当然只能是承办兰展的兰花协会和政府部门。这里的主角主要还是兰协领导,在抛头露面中需要统盘运筹,将精彩与实效贯穿兰展始终,让政府高兴也让养兰人高兴。
所以说,政府搭台,唱好戏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。作为兰协,一边要把政府那边协调好,一边要把兰界内部协调好。有个会长说过,办好兰展主要看两点,一是看台上领导多不多,二是看台下精品新品多不多。粗听一愣,惊其直率。细细一想,实在是经验之道。台上领导多,证明领导对兰业重视,对兰协重视,发展兰业就有了靠山。台下精品新品多,证明本地的兰业发展势头好,兰协对养兰人的凝聚力强,显示着强大的发展后劲。有了这两点,办好兰展就有了坚强的基础。而这两点,需要做大量的协调工作,才能得以实现。
唱好戏是光彩的,对兰业是有功德的,但也是挺累人的。

二、博览与品赏



兰展在许多地方称之为兰花博览会,这种叫法比兰展更名符其实。兰展只是其形式的表达,就是将兰花展现示给观众。博览会既表达了“展”的形式,又表达了“博”的内容,显得大气而隆重。省级兰展,尤其是全国性的兰展,只要在里面一站,就会有一种博大精深的感觉。兰花的精品新品,从四面八方,从大大小小的兰苑,在既定的时间里,汇集在了同一个目的地,像赴一次盛宴,造就了一场视觉上的博览。兰花博览会,由政府掏钱,纳入了会展经济。这就免不掉要讲究规格、规模和排场。
有一种兰展是小型的,随意的,更接近兰展的初衷。这种兰展叫品赏会,纯粹的以兰会友,品赏兰花。这种品赏会声势和规模不如博览会,但品赏的情趣几乎更浓些。关键是,品赏会几乎不用政府掏钱,兰友们自己就可以举办。
各有优势,用不着厚此薄彼。兰界平时自成一界,很少与外界交往与交流。兰养人也是关起门来养兰,外人很少也不容易走进兰苑接触到兰花。因此,博览会更多的是向寻常百姓打开兰界之门,是兰界向外界的一次声张,是让兰花走进城市生活的一次用心的尝试。这对于弘扬兰文化,宣传兰产业,普及兰知识,是很有效果的。一些与兰花未曾接触过的人,一些与兰花初识的人,会由此成为兰花爱好者,喜欢上甚至痴爱上兰花。
品赏会像兰界自己的事,是养兰人自己的一次聚会。会友赏兰的目的性非常明确。找一个优雅之处,进行一次兰友的雅集。兰界以外的人,来观赏也欢迎,但不作刻意的宣传造势。相会的大都是养兰人,眼光和口味已经非同一般。所以排场不很重要,确保一定数量的精品新品,才是最重要的。这类兰展,从总体上说,显得小巧玲珑、优雅精致。历史上的兰展称摆会,意思可能就是将兰花摆在一起会一会,同时会出个高下来。品赏会更接近摆会这种形式,算是对兰文化的一种承传吧。
因此说,博览会品赏兰花,重在张扬;品赏会也张扬兰花,但重在品赏。品赏会花费少,费劲小,是更适合兰界自己搞的集会。无论是博览会还是品赏会,都是兰业这棵树上长出的花,是一种自我的宣示与张扬。

三、内行与外行



内行与外行,或者称圈内与圈外。在兰展上看兰花的人,简单地分就可以分成内行人与外行人,或圈内人与圈外人。这两种人,都在看兰花,景况却不一样。大体上,可以用一句老话来表述,就是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
内行是懂兰花的人,是些养兰人爱兰人。他们看过许多兰展,兰苑里种着许多兰花,心里装着许多兰花,展厅里也许还摆放着他们的兰花。他们走进兰展,就像到一个老地方,通常会宏观地浏览一遍,然后直奔自己想看的兰花。平时想看又没看到的某个传统名品,就想在兰展上看一看,比如老蜂巧、庆华梅之类的,很想一睹其真面目。平时热议的某个下山新花,也想仔细瞧一瞧,看个究竟。有些已经看过的新花,也想看一看花品,看看是一年好似一年,还是一年不如一年。他们有看花的经验,有自己的眼光,花品的高下,能一目了然。所以他们赏花,不会长久呆在一盆花的面前。一个新花名品出现在眼前,他们会心头一惊。然后花的来历,成了关注的一部分。看到一个喜爱的兰花,他们会有蠢蠢欲动的购买欲望。他们关注兰花,也关注兰花的主人。他们赏花也会友,招呼老朋友,结识新朋友,交流中获取信息。他们之中,有的养兰重于玩,有的养兰重于商。玩者痴情于兰的神韵,商兰醉心于兰的价值。他们虽然都属于兰界人物,但赏兰的眼光不可同日而语。兰展上最活跃的人,多数是投资兰花的养兰人。他们好于收藏珍贵名品,也是兰展新闻的制造者。
外行是不懂兰花的人,是些想结识兰花的人。他们或道听途说过兰花,或偶尔见过、养过兰花。在他们眼里,兰花几乎就等同于高雅、幽香、很贵和难养。他们看热闹的同时,也在闻香识雅。他们走近兰花,首先要伸出鼻子去闻香。可有时往往闻不到香,就将目光左右晃荡,看边上的人怎么赏兰。高雅能感受得到,兰花的高雅是植物性的,又是文化性的。兰花的翠绿和飘逸,显示着自身的高雅。然而真正领悟高雅,是需要兰文化支撑的。
有一点是共同的,无论是内行还是外行,走进兰花展厅就会安静下来。人最多,也不显得杂噪。面对清雅,心就一下静了下来。身体拥挤,心却清宁。这种景况,在其他展览会上是不多见的。无疑,赏兰需要宁静,赏兰让人宁静。生活在现代生活中的人,渴望获得一份宁静,于是就走近了兰花。

四、玩兰与商兰



养兰是一种玩赏,历来如此。为什么玩兰呢?因为是一种高雅。所以从前养兰玩兰,闲情雅趣,大都是贤达贵人、文人雅士。因为玩赏,兰花成了活的艺术品。也因为玩赏,兰花成了文化上的一道景观。
玩兰的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深厚。古代许多兰家一生玩兰,爱兰成痴,积痴成癖,养兰玩兰玩成了一门艺术,给世人留下了许多古兰谱,也留下了许多兰花名品。古代许多名人、诗人和画家,附庸风雅,画兰咏兰,给世人留下许多优美的诗篇画作,也留下了许多爱兰的佳话。如今的养兰人,一旦玩上兰花,就会被浸泡在如此深厚的兰文化里,应该是一种福份。养兰能够修心养性,也是这个道理。所以有人说,玩上兰花,其他的花包括麻将也没玩头了,而且一生难以放下。兰花的魅力,由此可见。
参展的养兰人,多数还是玩兰者,包括以兰养兰者。因为他们养兰,重在一个玩字,不是为了养家糊口,更不是为了发财致富。这个玩就是玩赏,就是把弄,是一种身心的投入和超然的心态。兰花除了其韵味可以玩赏,株型也生得小巧玲珑,是一种可以捧在手里,可以入怀把玩的花卉。兰的玩赏性,真是神形皆备,不可多得。身心投入到了兰的情趣里,在陶醉中就有了一种修炼,这是一种境地。兰有清正雅静之气,是挺养人的。所以兰家常说,人养兰,兰养人,就是这个道理。玩兰者,看重的就是这个。
商兰是一二十年来兴起的事。这个商兰具有特殊含意,是指投资养兰的人。在他们眼里,看到的是兰花的商机,养兰是一项投资的选择。以前的那种兰农,或叫兰贩,不叫商兰,最多只能算兰商。他们不是投资去养兰,而是采掘兰花或收集兰花,卖给养兰人赚钱。
商兰的参与和兴起,对发展兰花产业是有利的。这是一支养兰新军,充满生机活力。既然是投资,就有风险。兰市的涨跌,对他们会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可能像玩兰者那样超脱。前几年兰市高涨,吸引了许多商兰者进入,他们的进入进一步将兰市推到了令人疯狂的地步。疯狂是因为失去了理性,一夜暴富的机会仿佛就在眼前,伸手可及的幻觉令他们孤注一掷。刚过来的这一场涨跌,让商兰者尝到了甜头,更吃到了苦头。因为尝到甜头的是一小群,吃到苦头的是一大批。如果是在商场中历练过来的,或者是资金实力雄厚的,还能躲过一劫,其他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几乎是致命一击。有的看赚不到钱了,就会洗手不干了。有的虽然亏了钱,但还是看好兰市,咬牙坚持着。有的资金有实力,趁着兰市低迷继续收集珍贵新品,同时受到兰文化的熏陶,逐渐滋长起了玩兰之心。这类商兰者,会有一部分成为兰界的精英人物,成为真正的养兰大家。
玩兰者与商兰者的根本区别,在于玩兰者养的是自己喜欢的花,商兰者养的是别人喜欢的花。因为别人喜欢,才有市场,才能赚钱。
玩兰商兰应该是一对好朋友,是兰业朝前走的双腿。

五、评奖与获奖



评奖是兰展中的一件大事,需要精心组织和慎重对待。评奖搞不好,不满情绪蔓延,虽不可能颠覆整个兰展,但影响之大会出乎人的意料。结果辛苦了一场,功劳没记上,非议却劈头盖脑而来。
评奖是兰展中的一件难事,会遇到棘手的矛盾与问题。在有限的时间里,在众多的兰花中,恰如其分地评出奖项来本来就不容易,加上一些难以消除的人为因素,要做到公平公正,就显得左右为难了。
公平公正是必须坚持的,奖项要公开亮相接受检验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评奖也是一个名利场,有名利的争纷。有的人对自己的兰花特别钟爱,总认为能评上某个奖项,结果名落孙山就心怀不满了。有的人对名利特别计较,评奖时暗暗使出一些伎俩去争名夺利,结果没评上或奖项评低了,就牢骚满腹。这些是常见的,可以说是人之常情。既然来参加评奖,总想得个好奖项。如果没评上,说上几句平衡一下心理,也无大碍。如果非要拿自己的兰花,与某个获奖的兰花决个高低,就会引起不小的麻烦。
因为公正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。不可能保障每一个获奖的花,都比没有获奖的花要好。这中间除了因为眼力遗漏之外,还有地区之间的平衡与承办方的关照问题。比如有的地区好花多获金奖的多,有的地区好花少也不太好没一个金奖。比如有的人送来了许多好花,不可能好的都给评个金奖。因为金奖数量有限,一个人占一二个还可以,占多了也说不过去。再说承办方如果拿不出好花,要不要适当照顾,尽量给个好的奖项,给照顾一下。有了平衡和照顾,哪还能确保绝对公正呢?这种人之常情,较起真来都是不够理直气壮的,但已经为大多数人接受,只要不过分就不会引起大的矛盾和非议。
最令人可恶的是人为的炒作。这种炒作的动因,是主观上的追名逐利,是唯钱是图。不管打着什么幌子,恶意炒作总会后果严重。有预谋地炒作一二个兰花,想搞个爆炸性新闻来营造热点和焦点,来提升兰展的人气,是“聪明”与“智慧”的运作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过度的虚张声势,也只是一种好大喜功的表现。政府的参与,媒体的呐喊,是很难掩饰炒作恶意的。炒作“天价”兰花,表面上看起来轰轰烈烈,其实是很伤人心的。兰展结束之后,炒作多数成了笑柄。
每次兰展,获奖兰花前面总是人头攒动,人们寄予好奇、喜爱与厚望。为了确保获奖兰花的名分和品位,公正的原则必须坚持,不良的炒作必须杜绝,人情的照顾是有限度的。这是承办方和评奖人的责任和良知。否则,苦衷没人理解,非议和骂声是免不掉的。

六、展内与展外



兰展如果没有展馆外的兰花交易区,就会冷清和单薄许多。现在办兰展,对交易区的设置与管理都比较重视了,兰展期间,展内与展外同样非常热闹。
很多时候,兰展还没开幕,交易区就活跃了起来。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?没人动员,没人组织,却及时地赶来了。他们会闻展而动,这中间有些人是送花参展的,也有些人是专门做兰花买卖的,而且专门做买卖的是交易区的大多数。 他们听到哪里有兰展,就往那里去。早早地作好准备,用纸箱装好做成一担,方便运输,也方便挑着走。他们往往是三五成群,可以互相照顾,又形成一定的声势。展馆还没有开张,他们就在展馆外的交易区,占领了有利地形,摆出交易态势。这群人各地都有,但在江浙的兰展上,往往以绍兴兰农居多。绍兴兰农有挑担贩兰的传统,清末民初就形成了一支数量可观的队伍。他们走南闯北,不辞劳苦,既为了赚钱谋生,又为兰花的交易、种养和推广作出了贡献。这一传统,至今还在流传发扬,可以说是兰展上的一道景观。
兰展期间,展馆内的兰花是不能交易的。如果想交易,也只有先谈好价格,等兰展结束后再完成交易。这是确保兰展顺利进行的一项规定,为了安全也为了秩序。所以兰展内只能展览,不能展销,实属无奈之举而无可厚非。这为馆外的兰花交易,提供了生存条件和交易空间,使馆内的展览和馆外的交易互为补充,形成一个整体。这就要求,办兰展既要重视馆内的展览,又要关注馆外的交易。馆外的交易,不能放任自流。交易的摊位要管理,交易的兰花也要管理。有的兰展,对交易区设立打假队,不失为是一种好方法。兰展期间有大量的兰花爱好者,想买几盆兰花养养。他们识花缺乏经验,兴趣刚起来,如果一上来就买了假花,既损失了钱又伤害了心,很可能从此就远离了兰花。兰花市场还不成熟,因此制止卖假花,是兰花交易中必须解决的头等大事。
交易区里聚集的人气,为兰展增添了热闹与光彩。交易区里众多的兰花,为参观者提供了购买的方便。在展览馆里,大饱了兰花高雅的眼福,滋长了购买的欲望,就可以到交易区里顺手牵羊地买上几丛,回家养起来。也有的是有心到兰展上淘宝的,参观之余就在交易区里走来走去,一旦发现有苗头的兰花,就会掏自己的腰包。有的是平时想买兰花,找不到买花的市场,就赶到兰展上来买花了。所以,兰展期间,也是兰花交易的好时期。可以看到,许多兰花走进了寻常百姓的家,走进了市民的生活。
展内与展外,是一篇文章的两个章节,都做好了才算是一篇精彩的文章。目前看来,展外这一章,功夫下得还不够。虽然不是请来的客人,但来的都是客人。提供更多的方便,拓展更丰富的内容,都是可以想到和做到的。展内与展外相得益彰,展览与展销就和谐统一了。


TOP

 
1/1页1 跳转到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