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页1 跳转到查看:1266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漫谈获奖兰花与价值取向

漫谈获奖兰花与价值取向

转至:浙江[国兰]杂志2010第四期  作者立赵培成



兰展评奖的重要性无须多言。评奖的公正性与满意度,是评说兰展的一个重要话题。获奖兰花备受关注,成为观赏的焦点与热点。这其中,养兰人关注的是什么呢?不仅仅是好花的成名与获奖者的荣耀,而是蕴含着的兰花价值取向。这种价值取向,包含着兰花尤其是新花的欣赏价值与商品价值,也包含着这种价值的热点流向与发展趋势。所以养兰人看获奖兰花,眼光会变得远大,心胸会变得宽广,对下一步的品种调整,及新花的选择,都会有许多启发。
对多数养兰人来说,这种价值取向是一种呈现在眼前的感觉,看得出来却很难说得清楚。感觉这东西,不太好把握,如果跟着感觉走,往往容易出偏差甚至失误。要从感觉上升到理性,就要从质和量的两个方面,作一些整体的思考。这篇文章,是本人对浙江、江苏的春蕙兰展的获奖兰花所作的一些思考。囿于经验与眼光,有差错的地方,请予交流指教。

一、传统、正格名品依然占着尊者地位
前些年,每到兰展评奖时,以传统名品为主还是以新花为主,以正格花为主还是以蝶花奇花为主,总会有些争议。表面上看,这是老品与新品、正格与奇花之争,但争论的焦点,其实是要不要坚持用传统的瓣型理论,作为评判兰花优劣的唯一标准。如果不用传统的瓣型标准,新的更好的标准又在哪里呢?这确实是一个的问题,需要在正视中去破解。
老品种是指民国以前选育成名的品种,也就是古兰谱上有过记载的品种。因此,民国以后选育的品种,通常都指新品种。当然,从实际情况看,新品种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选育的,其中包括兰友们常说的新老品种。
在信奉传统瓣型理论者看来,不符合正格瓣型的奇花异草,怎么看也看不习惯,与中国兰文化中的“清正雅洁”理念不相融合,这就难免有了“邪头劈脑”而不入流的感觉。然而,随着兰业的发展,随着大量蝶花奇花新品种的涌现,随着欣赏观念的更新,审美情趣的丰富,兰花中的蝶花奇花,不断为更多爱兰人欣赏和喜爱,事实上已经成了丰富和发展兰花品种中的一支生力军。这种现状,不能不引起对兰花名品的重新审视与考量。
传统而成熟的兰花瓣型理论,是中国兰文化中的瑰宝,无疑需要坚守,但瓣型理论也不是僵死的一成不变的,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,随着兰花品种的更新而更新。因此,有一点兰界是有共识的,就是瓣型理论的内容,需要更新、发展、与时俱进。只有这样,瓣型理论才能保持活力,才能在继承中发扬和光大。这样的共识形成之后,新品老品、正格与奇花的争论逐渐平息了下来。
近年来的兰展评奖,其指导思想与结果,基本是以新品为主,以老品为辅。用一句通俗而形象的话说,就是“喜欢新朋友,尊重老朋友”,保持着老品种与正格花尊者的地位。这一点,从获奖兰花的质量和数量上可以看出来。以近两年浙江省兰花博览会及2009年的中国(金坛)第三届“长江杯”蕙兰展暨江苏第四届蕙兰展为例,作些具体分析。
2009年,浙江省第九届(桐庐)兰花博览会,共评出特金奖4个,金奖21个,银奖60个,铜奖90个。这里只对获得特金奖与金奖兰花,作出量化分析。在25个特金奖、金奖兰花中,民国以前选育的老品种1个:获金奖的绿云,占获奖总数的4%。正格花新品老品加在一起10个:获特金奖的仁海梅,获金奖的绿云、海晨梅、杜字、九龙梅、天一荷、新梅、文漪、金泉、知足素梅,占获奖总数的40%
2010年,浙江省第十届(普陀)兰花博览会,共评出特金奖5个,金奖30个,银奖60个,铜奖90个。在35个获得特金奖、金奖品种中,民国以前的老品种4个:获特金奖的宋梅,获金奖的贺神梅、绿云、龙字,占获奖总数的11.4%。正格花新品老品加在一起12个:获特金奖的宋梅、天一荷,获金奖的中华荷鼎、海荷素、知足素梅、九龙梅、贺神梅、洛神梅、万春梅、绿云、新梅、龙字,占获奖总数的34.3%
中国(金坛)第三届“长江杯”蕙兰展暨江苏第四届蕙兰展,共评出金奖33个,银奖42个,铜奖52个。在33个金奖中,民国前选育出来的老品种17个:程梅、大一品、庆华梅、老朵云、荡字、程梅、元字、崔梅、关顶、老上海、郑孝荷、刘梅、荣梅、崔梅、大一品、元字、老极品,其中大一品、崔梅、元字,都是两人送展的同一品种同时获得金奖,占获奖总数的51.5%。正格花新品老品加在一起26个:阳羡蜂巧、忘忧、缟草缟花、新梅、鑫梅、金蜂巧、天目彩云、桂字、湖绿梅、程梅、大一品、庆华梅、老朵云、荡字、程梅、元字、崔梅、关顶、老上海、郑孝荷、刘梅、荣梅、崔梅、大一品、元字、老极品,占获奖总数的78.8%
浙江举办的春兰展和江苏举办的蕙兰展,都具有无可比拟的权威性。浙江、江苏是兰蕙主要产兰和养兰区,兰展时又吸引了周边省份兰友参展,几乎可以将当年的精品新品一网打尽。因此,对获奖兰花的量化分析,数据虽不全面,但仍不失其可靠性。通过分析,不难看出两点:
一是传统老品种虽然不是评奖的重点,但依然占有重要地位,这一点蕙兰传统品种表现较春兰强势。老品种是由一代又一代养兰人选育流传下来的优秀品种,至少经过近百年的时间考验,性状稳定、品质优异为兰界公认。众多的老品种,在花品上霸占着难以挑战的地位。现在的兰展上,授其奖项,并不是对其花品的评定,而是对其栽培上的肯定和艺兰上的奖励。当然从感情上说,还包含着对老品种的怀念和膜拜之情。老品种在获奖兰花中所占的比例,是随着某个年份或某个时期新花名品出现的数量而有所变化的。近些年,正遇春兰新花名品出现的高峰,老品种获奖数只占总数的10%左右,也属正常。蕙兰传统品种,近些年复出势头和栽培状况良好,加之新花名品出现势头没有像春兰那样凶猛,老品种获奖数占总数的50%左右,也无可非议。
二是正格花的尊者地位依然牢固。这种尊者地位,也可以说成是统治地位,意思基本一致。兰界有个共识,没有正格花就没有中国兰花;不该排斥奇花蝶花,更不该轻视正格花。正格兰花名品,是以瓣型理论为标准,认真而严格筛选出来的。而瓣型理论,又是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选兰育兰实践中逐渐形成的,是全体养兰爱兰人共同的智慧结晶。瓣型理论蕴含着丰富的儒家、道家、佛家思想,成了兰文化的精髓,使选育出来的名品兰花具有了君子之德的象征意义,也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。无论过去、现在还是将来,瓣型理论依然是选育名品兰花不可动摇的标准。这一点,可以从获奖兰花中鲜明地体现出来。春兰的正格花,占着获奖总数的30%以上;蕙兰的正格花,占着获奖总数的70%以上。再说,新花蝶花奇花的名品选育,并没有抛弃传统的瓣型理论而另起炉灶,只是在瓣型理论的基础上有所发展、创新和超越,是发展和丰富了瓣型理论。
可见,无论是老品种还是正格兰花,依然受着养兰爱兰人热爱和关注,其尊者的地位依然巩固,这是可喜可贺的。

二、蝶、奇新花名品无疑成了热点和主角

兰展兴盛于清末民初,当时称摆会,以会友评花为主要目的。养兰人把选育出来的新花,摆在一起评赏角逐,在鉴赏中把花魁推荐出来。荣登花魁的兰花,能一夜成名,花人共荣,名留青史。这在以前的兰著上,有过不少的记载。许多流传至今的老品种,就是这样产生的。所以说,兰展是新花成名的舞台,古来有之。不同的是,今天在送展参评的新花中,除了正格花,还出现了大量的蝶花奇花,并在获奖兰花中唱起了主角,成了养兰人追逐的热点。
再来看看近两年浙江省兰花博览会及2009年的中国(金坛)第三届“长江杯”蕙兰展暨江苏第四届蕙兰展评奖中所提供的信息。在浙江省第九届(桐庐)兰花博览会评出的25个特金奖、金奖中,蝶花奇花有14个:新蕊蝶、熊猫蕊蝶、紫观音、花蝴蝶、大元宝、金元蝶、西津荷蝶、新昌牡丹、蕊鼎、碧瑶、余蝴蝶、艳蝶、黑猫、彩虹蝶,占获奖总数的56%%。在浙江省第十届(普陀)兰花博览会评出的35个特金奖、金奖中,蝶花奇花有23个:锦绣中华、飞天凤凰、向天歌、金丝牡丹、大元宝、蕊鼎、熊猫蕊蝶、艳蝶、龙福蝶、虎蕊、碧瑶、新昌蕊蝶、开元、大熊猫、黑猫、花蝴蝶、神舟奇蝶、黑猫、中华又娇、乌蒙牡丹、奇星蕊蝶、蕊鼎、开心蕊蝶,占获奖总数的65.7%。在中国(金坛)第三届“长江杯”蕙兰展暨江苏第四届蕙兰展评出的33个金奖中,蝶花奇花有7个:玉树牡丹、天波翠蝶、彩霞、好运牡丹、板桥翠蝶、绿如意、紫钰星,占获奖总数的21.2%。从以上这些数据中,可以看出春兰的蝶花奇花,在获奖兰花中唱主角的现象十分明显,分别占到50%60%以上;蕙兰相对春兰较弱些,蝶花奇花占金奖总数不足30%,但热点和主角的势头也已经形成。
事实摆在眼前,原因需要分析,具体说来有以下几点:
其一,蝶花奇花数量与质量优势明显。近几年来,新花中蝶花奇花的出现,数量惊人。养兰人常常会扪心自问:以前在春兰蕙兰中,蝶花奇花难得一见,现在怎么会这样大量涌现呢?如果说以前养兰人追求的是正格花,对蝶花奇花不够重视,认知度不高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天壤之别啊!虽然喜欢正格花是根深蒂固的,但发现好的蝶花奇花也不会轻易放过。是气候环境的变化?是卫星、雷达、无线电波的辐射?还是有其他因素,还不可考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近年来下山的新花名品中,蝶花奇花多,正格花也不少。原因在于,在2006年前后的兰市高涨中,大批采兰人上山扫荡式地采兰,所选育培植的兰花,存量基数相当大,近几年开始复花出道了,所以表现出了新花名品集中亮相的现象。这种现象还会延续几年,尤其是蕙花,还会形成一定的高峰期。大量的新花出现在兰展上,大量的蝶花奇花出现在兰展上,像一把把火烧得兰养人热情高涨,也让兰展办得有声有色、声势浩大。以推出新品名花为主要目的评奖,自然也将目光集中到了新花蝶花上。蝶花奇花在获奖兰花中唱起了主角,这是主要原因所在。
其二,蝶花奇花的欣赏情趣与鉴赏标准日趋成熟。近几年的各地兰展中,蝶花奇花很是风光,赢得了养兰人的认可和喜爱。蝶花奇花的大量涌现,光彩照人,在欣赏上也逐步形成了较为一致的审美情趣。这种审美情趣的形成,给蝶花奇花提供了展示和发展的空间,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。历来赏兰,有着一套传统的审美情趣。如花瓣的色泽,就是鉴别花品高低的一个重要标准。“色以嫩绿为上,老绿次之,赤转绿又其次。其余赤花若色俏尚可,如色昏且紫者,最为下等。”翻阅古代兰谱,这样的评鉴标准处处可见。再说主瓣花容,主瓣要中正,副瓣左右要对称平肩,飞肩为佳,落肩次之。双捧要紧抱舌瓣,中宫圆整。各瓣要比例匀称,花型要结构严谨。花的整体,以体现儒家的“清正雅和”为贵。以这种传统的欣赏理念,来鉴赏蝶花奇花,就会茫然失措。虽然清末民初对蝶花奇花已有栽培和记载,如清芬室主人撰写的《艺兰秘诀》(1920年)中写道“有奇花数种,八瓣双舌者,谓之重舌水仙;或无舌而多一捧心,心细如粟,名之曰‘数蝴蝶’ ……是皆山川灵秀之气所钟,产此奇异之品,非特人之一生难得,实千百年难逢者也。”再如吴恩元《兰蕙小史》(1923年),其春兰类中的蝶花奇花,已记载有:四喜蝶、和合(奇种)、蕊蝶、素蝶。蕙兰类也记载有蝴蝶蕙“舞蝶”。虽有记载,但只是初识,不成气候。在茫然中,养兰人开始了思考。对传统的赏兰理念,坚守而不固守,创新而不抛弃,开始了在包容中更新的艰难历程。绑住的手脚松开了,封闭的视野打开了,经过数年的认知、碰撞和融合,对蝶花奇花的欣赏情趣逐渐认同,鉴赏标准逐渐形成。虽然还有待于时日的考验,有待修正、完整和成熟,但已经为蝶花奇花的发展提供了鉴赏依据。兰花世界,变得更加丰富多彩,更加富有时代特色。
其三,对蝶花奇花的关注度与热情高涨。蝶花奇花的大量涌现,加之观赏情趣与鉴赏标准的日趋成熟,为蝶花奇花实力的展现打开了通道,为蝶花奇花与正格花的同台竞技搭建了舞台。虽然同在一个兰展上,其实正格花的竞争对象不是蝶花奇花,它们不在一个路数上,因为鉴赏标准不一样。正格花面对的是大名鼎鼎的“四大名品”,标准明摆在那儿,看看就有数了,能够与之竞争或能望其项背的寥寥无几。再说传统名品是一支庞大的队伍,要挤进这支队伍相对比较困难。正格花新花名品少,这是主要原因。而蝶花奇花就不一样了,蝶花奇花是一支新军,林林总总,新秀辈出。在兰展上观赏层出不穷的蝶花,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感觉,让爱兰人充满了新奇的热情。除了绝少数沉迷于正格花的养兰人,绝大多数对蝶花奇花新品十分关注,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热潮。事实上,近年来的每次兰展,总有几个蝶花奇花引起轰动,成为兰展的热点。当然这里有个不能回避的问题,就是关注与追逐蝶花奇花名品的高涨热情,与投资养兰直接相关联。因为,一个珍稀名贵蝶花奇花的选育选购的成功,就是一次获利颇丰的投资行为。现在的养兰人群中,纯粹玩兰的虽然不少,但更多的是投资养兰,关注和追逐的热情高涨,实属正常。
由此可见,蝶花奇花成为兰展获奖兰花中的主角,成了兰花家族中的重要成员,是不以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,是兰花发展中的客观规律。

三、价值取向的构成与作用

兰展评奖是兰展的重头戏,是新花角逐成名的舞台,所以获奖兰花颇受关注。尤其是获得特金奖和金奖的兰花,往往成为关注的焦点。为什么呢?因为在获奖兰花这个群体中,包含着鲜明的价值取向。眼下养兰人关注的是什么品种?哪些品种正在走红?目前兰花的总体现状和发展势头如何?哪些蝶花奇花稳定性好有投资价值?诸多此类的问题,都能不同程度地从获奖兰花中反映出来。
所以有人说,看获奖兰花,除了欣赏,就是看动向。这动向,就是价值取向,对投资养兰人来说,特别重要。一个省或一个地区的兰展,就是这个省或这个地区兰花的一次结集,是一次精品新品的检阅,代表着这个省或这个地区的总体水平。而获奖兰花,是兰展中兰花的精英。哪怕有好花被遗漏,哪怕有个别的兰花滥竽充数,获奖兰花的精英性质不用怀疑。因为承办方都知道评奖马虎不得,因为兰展中担任评奖的人,绝大多数是兰界的资深者。在识花艺兰上,他们的眼力非同一般。他们之中,不乏称得上兰花鉴赏家的人。虽然当前兰界,还没有兰花鉴赏家这样的职称,也没有形成相应的机构和队伍,但兰花鉴赏家客观上是存在的,暂且说是民间兰花鉴赏家吧。他们在前人那里吸收了丰富的品兰知识,又在实践中日积月累了许多鉴赏经验体会。有这样一群评奖人,加上规范公正的评奖规则,就能确保评奖的质量,使得获奖兰花名符其实。近些年来的兰展评奖,虽然不时听到一些微词甚至非议,但总体上是成功的。正因为如此,有一批又一批的新花在兰展上成名。这些成名的新花,尤其是成名的蝶花奇花,确实气象不凡,成了养兰人追求的珍贵品种。
具体说来,获奖兰花的价值取向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一是提升艺兰技术的价值。这种价值,主要体现在老品种的获奖上。老品种已经作为名品留世,虽在流传种养过程中会发生一些变异,但花品总体稳定,后人无须重新鉴评。兰展评奖时,之所以授予奖项,主要着眼艺兰上的考量,奖励其花种养的非同一般,艺兰技术高超。相同品种的名品,因其植料、水肥、光照、温湿和通风的不同,兰叶的生长与色泽,开花的品相与神韵,会有明显的优劣高下之分。艺兰是玩兰的重要组织部分,给予奖励以重视和提升种养技术,十分必要。所以对老品种的奖励,其实就是对兰花栽培技术的奖励,有些兰展另设栽培奖,其用意也在这里。老品种与新品种一起列入评奖,另设栽培奖有点画蛇添足的感觉,评奖中会有些矛盾冲突,也不太被人看重,所以只要纳入评奖就达到目的了,再另设栽培奖确实没有多大的必要。获奖的老品种,确实种养得光彩照人,可见养兰人的身心投入与痴迷。对老品种在艺兰上孜孜不倦的追求,是对源远流长兰文化的热爱与演绎,是艺兰底气的所在。获奖数量不在于多,而在于重视对这种精神的嘉奖。这是一种引导,让更多的人静心养兰,重视艺兰。兰展也会因老品种获奖而变得厚重。
二是推出新花名品的价值。无论从玩赏养兰还是投资养兰角度上说,养兰人都有一个梦想,渴望自己能有缘选育出名品留世。过去的养兰人是这样,现在的养兰人也是这样。因此留下了许多佳话,也丰富了兰文化。兰花的选育栽培,是很个体化的事。发现够品位的好花之后,通常会先让知心的兰友欣赏,然后等待时机,再拿到兰展的大众广庭之下所接受鉴赏。因为是否是真正的好花,需要艺兰专家的鉴定,需要广大养兰人的评赏,形成共识方能成名。兰展是兰花的集会,也是养兰人的集会。真正出类拔萃的好花,在兰展上亮相之后,便会吸引住大家的目光。获得奖项,尤其是特金奖或金奖后,就会成会广大养兰人目光的焦点,接受更严厉更长久的鉴评。由于新花的开品,特别是蝶花的开品,需要接受“稳定性”的考验,所以新花成各,一次二次获奖,还难以定论。事实明摆在那里,一些新花获奖之后再没有露面,成了“昙花一现”就有两种可能,不是难以复出好花,就是种死断种了。现在种养技术基本不成问题了,多数情况是花的开品不稳定,尤其是蝶花,不是“逃”走了,就是蝶走样了。只有在兰展上不断露面,并连续数次获奖的新花,才有可能成为名品。兰展评奖,就有这种评定和追踪兰花成名的价值。犹如大浪淘沙,沙尽才现真金。这一点,很受养兰人的关注,是否将某个新花名品引进自己的兰苑,这也是主要依据之一。
三是培育欣赏情趣的价值。蝶花形成局面,是一二十年来的事,为时不长。除了蝶花奇花大量涌现,养兰人对蝶花欣赏情趣的激发与培育,也是很重要的一环。兰展评奖时,不断将形形色色的蝶花推出,就激发起了养兰人对蝶花的兴趣。对蝶花的认识,逐步加深。对蝶花的赏点,逐步共识。欣赏蝶花的情趣,逐步生长成熟。回顾如今获奖兰花蝶花唱主角的局面,就可以看到蝶花获奖数量逐渐增多的过程。这个局面形成的过程,从某种角度看,就是欣赏情趣逐渐成熟的过程。有些热衷传统名品正格花的养兰人,开始对蝶花另眼相看,现在也接受了蝶花与正格花的“同等待遇”。在兰花品种发展的大趋势中,他们的欣赏情趣被拓宽了,丰富了。有些年轻的养兰人,是在蝶花唱主角时进入兰界的,他们是蝶花的热衷追随者。他们关注得更多的是蝶花的商品价值,是投资型的养兰人。他们重商的头脑,在一次次兰展气氛和兰文化的熏陶下,兰花欣赏情趣也被培养了起来。他们是新一代的养兰人,从商道进入兰道,有较强的经济实力,一旦成为玩兰高手,就会产生真正的艺兰大家。蝶花能有今天这样的良好局面,欣赏情趣的培育至关重要,而兰花评奖功不可抹。
四是引导兰业发展的价值。获奖兰花所发挥的作用,能引导兰业发展显而易见。获得特金奖和金奖的兰花,往往会成为养兰人追踪的热点,成为兰花交易的热点,成为引领兰花发展的领头羊。这几年,在兰展上成名的新花尤其是蝶花,往往成为实力雄厚、投资养兰人关注和角逐的重点。这种新花,下山不久,苗数稀少,颇具投资价值,也就成了高价兰花。高价兰花自古就有,现在有,将来还会有,无须忌讳。真正的珍稀品种,物以稀为贵,高价理所当然。高价兰花形成的热点,聚集了众多养兰人的目光,起到了推动和引领兰业发展的作用。当然为了确保高价兰花的物有所值,确保稀有珍品的名符其实,有两点特别需要防范。一点是要防备科技草冒充下山新品。唯利是图的人肯定是有的,他们会将科技草的真实身份处心积虑地掩盖掉,然后以下山新品的面目出现。另一点是恶意“炒作”。以宣传运作为幌子,在主观故意的预谋之下,将某个或某些刚出道的新花名品,利用养兰人追逐和垄断新花的热情,炒得沸沸扬扬。这种两种行为,都是十足的损人利己、谋财伤人,又会扰乱兰花新品精品市场。在获奖兰花中,绝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,凭着广大养兰人和艺兰专家眼力与良知,坚决地将这些不良行为堵在门外。一旦发生,也要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。
获奖兰花所显示出来的价值取向,值得深入关注、研究和交流。这能更好地发挥兰展的成果,促进兰文化的弘扬,推动兰产业的发展。

TOP

 

谢谢介绍,辛苦了!

TOP

 

这个争论我看要以目前价格为基础,如果市场上都把老种养好了能够获奖,难免有固步自封,墨守成规的嫌疑,不能发展。个人认为大奖,金奖兰花应该在新花中出现,当然这个新花花品要达到一定的水准,比如今年的佳人就很好,老种只能设置栽培奖,金银铜奖就不要给了,那样兰花界将是百花齐放的春天

TOP

 
1/1页1 跳转到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