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页1 跳转到查看:1043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汕头兰商陈少敏:要让兰花走入千家万户

汕头兰商陈少敏:要让兰花走入千家万户

在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有一片方圆六十亩地的园林。远远望去,园子里假山林立、树影婆娑,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。走近仔细观察,发现园子大有奥妙,整个园子就像一座戒备森严的监狱。  这个园子并不是监狱。它的保安工作做得这么严密,其实是为了保护一种植物。这种植物我们并不陌生,就是有着花中君子之称的兰花。
  150万一苗的盛世牡丹
  神秘的园子是一家名为远东国兰的公司,他的主人是汕头一位46岁的兰商,名叫陈少敏。这间玻璃温室里珍藏的兰花有几百盆,品种有数十种,全是兰花主人多年的收藏。陈少敏最喜欢的是名叫盖世牡丹的兰花。
  2006年在四川的某个兰花展上,陈少敏从当地人的手上买到了它:“这是野生的,一位农民挖了很多的兰花挑来一万元卖给兰商,兰商30多万卖给成都的一个兰商,后来开价300万,150万成交。”
  150万一苗的盛世牡丹,全世界总共才30多苗。陈少敏看后爱不释手,狠下心后,他花1000多万买下了7苗:“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花这么高的价格买兰花,除了欣赏外,我是当投资。”
  高价买兰,其实古已有之,特别是一些名品,珍品。李白曾经咏兰“孤兰生幽园,众草共芜没。虽照阳春晖,复悲高秋月”,孔子更是称兰花的香味是王者之香。而到了改革开放时期,由于台湾、日本等地的兰市火爆,也带动了国内兰市节节攀升。
  这几年在云南和四川等地,不少农民因为挖兰花、卖兰花发了家,很多玩家把收藏养殖兰花作为一种投资手段。而陈少敏买下这七苗盖世牡丹的时候,正是中国兰市最疯狂的时候:“楼上买一盆天蓬牡丹,当时涨到6万块一苗,拿到楼下碰到一个兰商要用8万块买,也就是说,拿到楼下就赚了2万元。”
  然而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,一些人不惜铤而走险。陈少敏珍藏名贵兰花的温室,不是单纯的温室,而是一个价值好几千万的绿色银行,所以保安要做得非常严密。作为外行的我们却弄不明白,二月兰花盛开的季节,陈少敏的名贵兰花却没有一苗开花的?
  原来兰花开花会影响到兰花的出苗,为了加快珍稀兰花的繁殖,陈少敏故意不让兰花开花。由于兰花的繁殖速度慢,一株兰花每年只能产一两苗,再加上某些品种确实稀少,种苗屈指可数。
  这为兰商炒作提供了题材:“2006年的历史上,兰花成交的单价,还有整个交易的总量都破了历史记录。这个单纯是指在中国,而台湾、日本比它更疯狂、更高也有,上千万买一颗兰花的记录也有。”
  1000多万的投资只剩300万
  陈少敏从祖父那辈起就喜欢养兰,自己在兰市打拼也有十几年了,对于中国兰市目前的风险,他比谁都清楚:“作为中国兰花协会的副会长,这些年我一直讲兰市高峰了,有风险了,结果自己买了3000、4000万投资,因为卖了又高,又买,又高。”
  对于盖世牡丹这样的珍品,陈少敏觉得自己的投资还是有增值的空间:“因为这四年,中国的兰花市场上涨的不是盖世牡丹,所有的兰花都涨了好几倍,这个涨得比其他的要快一些。”
  追涨不追跌是所有投资者的心态,陈少敏也没能例外,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花费了千万巨资买下这七苗盖世牡丹后,不到一年的时间,中国的兰花市场就产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
  2007年,在过去四五年间翻了10倍的兰花价格突然下挫,而且这次掉价的时间之长,势头之猛出乎很多资深兰商的意料。
  陈少敏清晰的记得:“2007年和2008年连续的调整,整个兰花的掉价大概有4/5,剩下1/5的价值。”
  中国沉淀了上百亿资金的兰花市值迅速蒸发,几乎所有的兰商都面临着亏损。陈少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150万一苗的盖世牡丹,到2007年底时只值40万了。
  1000多万的投资眨眼间就缩水了700多万,只值300万,真是损失惨重。兰市动荡,陈少敏的资产转眼缩水了4/5,但是外人却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。
  陈少敏说自己有一颗平常心:“涨就涨,跌就跌,反正有涨就有跌,有跌就有涨,这个跟股市一样,你必须要有承受能力,不应该老是担心价格会怎么样。”
  陈少敏确实不着急,因为在他的记忆中,像这样的兰市大跌,他经历过的,没有十次也有八次。而且比去年更加惨痛的教训,他也碰到过。
  十几年前,台湾兰花市场疯狂炒作一种名叫“奇异水晶”的兰花:“那个是1996年、1997年的时候,有一阵子台湾奇异水晶炒得厉害,从一苗一两万元钱炒到几百万。”
  这个时候,陈少敏刚刚从一名兰花的业余爱好者转行成为职业玩家。看见水晶利润丰厚,他也加入了炒兰的大军:“当时奇异水晶我们大概买了100万,台湾兰商出了400、500万我们也没有卖。”
  在金钱面前,人的本性是贪婪的,“奇异水晶”涨到了400万一苗,陈少敏还不愿出手,但是1999年9月21日,台湾地区的市场出了大事。
  扩大养殖品种和规模
  一场7.6级的大地震重创了台湾的经济,火爆的台湾兰市也受到波及急转直下,奇异水晶的行情更是一泄千里:“跌下来是几千块,而且从那时候,这个品种再也没有起来了。”
  上百万一苗的“奇异水晶”一下变成了几千块,陈少敏血本无归,他一直反思,自己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规避来自兰市的风险:“目前市场呈现出来的并不是正常的投资环境,因为要赚兰花的钱,还是要培养数量,靠炒作,赚得快肯定亏得也很快。”
  陈少敏终于明确了自己的思路,那就是扩大兰花的养殖品种和规模,通过开发庞大的海外市场来化解风险。现在陈少敏的远东国兰,兰花品种已经发展到了1600多种,10万余盆,而且大多数都是价格几十元到几百元的消费型兰花。
  走兰花产业化的道路让陈少敏尝到了甜头。2007年兰市动荡,虽然陈少敏的珍稀兰花受到影响价格大跌,但是陈少敏却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,正好相反,低迷的兰花行情对以产业规模取胜的陈少敏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商机。
  当初陈少敏天价买下盖世牡丹,也不是想转手又把它倒卖出去,而是留下来作种繁育:“如果通过三四年的种养,也可以长到200、300苗,不管兰花怎么跌,它毕竟是稀少的新品种,跌得也不会太离谱。我们估计如果有10几万一苗还是赚钱的,所以我们对它还是很有信心。”
  不断下挫的行情,让云南四川等兰花热点地区的兰商损失惨重。
  陈少敏分析:“吃亏的都是对兰花外行的,听说兰花很赚钱,其他的行业赚了钱的,就拿1000万、500万进来投,结果都亏了。”
  迫于资金的压力,和对未来兰市的悲观情绪,他们开始抛售手中的藏品。而这正是陈少敏扩大自有品种,向大众市场推广兰花的好时机:“去年一年的调整和今年的调整,已经到了最低点。比如说一颗天蓬牡丹,去年、前年、大前年是15万,现在差不多1万了,所以这是一个入市的好机会。”
  仅仅在2007年,中国兰市最低迷的时候,陈少敏的远东国兰出口到韩国市场上的兰花就达到了40万苗。经过调整之后,中国的兰市有了更健康的发展。
  陈少敏觉得兰市的发展,需要让兰花走入千家万户,而不是走高端的路线:“兰花是各个品种的不断的流行,有时候流行墨兰,有时候流行寒兰,所以我们拥有这么多的品种,整个抗风险的能力就会提高。”
  尽管在产业化经营上陈少敏取得了成功,但是作为专家的他时常也会感叹兰市变幻,远非自己能够把握。就像盖世牡丹这样的天价兰花,如果等一等再出手,现在就可以再多进十几苗。但是东方不亮西方亮,兰花品种的增多,增加了陈少敏抵抗市场风险的同时,也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  斥资建立保护中心
  2007年的年底,陈少敏的员工在一次值班中,无意间发现了状况。这盆出现了状况的兰花叫做翠玉牡丹,管理员发现这盆兰花原本绿油油的叶子上抽出了很多金色的线条。
  陈少敏很高兴:“它的价值涨了几十倍、上百倍,价值马上就不一样了。”
  普通翠玉牡丹的叶子上居然会抽出金线,类似的事情陈少敏以前也听说过,但是这一次他在自己培养的兰花中亲眼见到了,他异常兴奋。因为一个小小的变化就意味着这盆花的身价立马翻了几百倍,成了极品、孤品:“因为几十颗、几十万颗也很难找到一颗变异的,刚好碰到是运气好。”
  兰花出现基因变异的情况在兰商眼里叫做“出艺”,这也意味着一个兰花新品种的出现。而在没有出艺的时候,这样的一苗“翠玉牡丹”在市场上的售价仅仅是两千元。
  台湾和日本的兰商听闻后专程跑过来看,看完后,从最开始出的10万、20万、30万,出到50万。
  兰市大萧条中,几百块一苗的翠玉牡丹一转眼又能卖到50万,这就如同天上掉馅饼。陈少敏的朋友都劝他赶紧出手卖了,多多少少也可以弥补买盖世牡丹的损失。但是陈少敏却只给了两个字“不卖”:“我要把它培养50颗以后再分一些给他们,到时候不用50万,20万也可以,15万也可以,但是我们把种子留下,不能把种源卖掉,卖掉就没有了。”
  原来在陈少敏的心里有着更远的盘算。如果把这些珍稀的兰花培养出一定的规模,无论是从风险上,还是收益上都比单卖一苗天价兰花划算:“把价钱调到普通人能够接受的情况,对市场也是有利的帮助。当然前年、大前年投资的人都亏欠,但是只要他们有信心把他们种好,把量种下来,也不要害怕。”
  兰市的起伏跌宕,对于陈少敏来说,只算是小风小浪。但是前几年兰市火爆,对中国野生兰花资源造成的灾难性破坏,却让这位兰界大佬触目惊心。在巨额利润的驱动下,中国丰富的兰花资源已经来到了濒危的边缘。
  由于某些珍稀的野生兰花品种价值连城,中国云南四川等兰花产区的农民纷纷走向山头,疯狂挖掘野生的兰花。
  陈少敏感触:“因为种兰花的人不懂,好的坏的统统挖出来,而买兰花的人只会挑几颗,那么其他的就全部倒掉,这是毁灭性的破坏。所以如果管理不严格一点,十年八年可能中国就看不到兰花了。”
  在农业部和广东省农业厅的支持下,陈少敏斥资建立了“中国兰花资源保护开发中心”,每年他都会高价引入一些新品种,濒危的兰花名品在这里找到了乐园:“我们会把好品种保留下来,也让今后兰花不会在我们这一代人结种。”
  从业十多年的陈少敏,从来都说不清他的公司到底有多少资产,因为兰花的市值随时在变化,但他却很享受在兰花丛中的生活:“因为钱全部投到兰花里面去了,看到一个新品种就想买。如果从生意人的角度说等于我没有赚钱,但我拥有1000多种兰花品种,这不是多少钱能够买得到的。
  据说直到现在,即使是最先进的化学工艺,依旧不能人工合成兰花的天然芳香。兰花的香气令人迷醉,使人痴狂。有人说它是毒草,因为它,很多人弄到最后家破人亡;也有人说他是香草,拥有它就可能一夜暴富。
  兰花是神奇的,但它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隐藏在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贪婪。

TOP

 
1/1页1 跳转到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