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1页1 跳转到查看:1003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谢天、谢地、谢刘总

谢天、谢地、谢刘总

楚天兰园一路走来,

谢天,与兰花有缘!

楚天兰园历时三年,

谢地,与兰友有谊!

此时此刻,衷心感谢北方兰业的刘总割爱将“日本引归的(中国)老蜂巧”转让两苗壮草给楚天兰园。现在已发胖芽三株,壮而漂亮。
说心里话,是否“老蜂巧”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,只要是上品好花就足够了,只要是自己真心喜爱就心满意足了。因为新一代的著名兰家刘总事前就“老蜂巧”的来龙去脉已经说得很好,很清楚了。现全文转发:

这个蕙花思考了一段时间,想来想去还是给兰友欣赏、了解一下为好,事非功过留于后人去评说吧!

此蕙为2011年由日本福岗小川增广、住田武夫带至中国,公司的业务员在日本做水产贸易,此蕙己知几年了,但一直连草也不得见,今得此花,心愿足矣。在日本此花名字为“老蜂巧”,十年前此二人由平见和士手中购得仅有的两苗,平见和士现年己八十岁,因日本地震,经济受到很大影响,二人决定将全部种苗转让,此花特点为绿蕙、灯草梗、方缺舌,文皱飞肩、猫耳捧、舌彩艳丽。这些特点于兰史上描述一致,唯一见真花时感觉捧上乳化不是很明显,但考虑此蕙花开品是催花的开品,蕙兰开品变数还是很大,仍决定悉数接受此花,此贴有可能动了一些人蛋糕,得罪之处请见谅,名字不是很重要,关健是花要是一个好花。(注:第三图为带花转让江苏金坛东方兰园许先生处图片)




总之,谢天、谢地、谢刘总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楚天兰园:肖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1.5.3

TOP

 

TOP

 

TOP

 

呵呵,多多感谢牟安祥老师对老蜂巧的评价!!

  下面将牟安祥老师的原文转来,大家观摩了!

  首先谢谢楼主对此花来路的介绍。

  我知道此花还是常州任惠敏的告知,并且把网上的图片传了过来。看到以后,心中感到既惊异又安然,惊异的是日本的确有“老蜂巧”实品流传,我曾介绍过,直到1979年日本的兰著仍然有此种的记载,松村谦三当年有“老蜂巧”种存的记载,松村谦三谢世以后,他的兰花虽然传到长子松村正直、长女小崛治子手中,但不久大都流传出去,甚至通过松村谦三遗兰展的形式进行销售。平见和士是日本当今比较著名的一位兰家,在中国流传较广的《春兰名品鉴赏与栽培》一书的作者。平见和士与中国兰人也有些交往,澄海的远东国兰曾从他处引种过春兰“祥字”等。我记得现今日本仍然保留着中国春兰老种“雪莲”、“雪姚荷素”,“雪莲”不寞生,我们国内有流传,“雪姚荷素”这个品种却令人惊异,我们国内查不到它的历史记载,这样的品种不是谁都存有的,在日本,一个黑崎阳人,另一个平见和士,当然也有其他人了,所以,平见和士存有“老蜂巧”我不感到奇怪。

  说了以上的话也是些费话,“老蜂巧”流传过来这一点已经成为事实。现今兰人们最关心的就是,这个“老蜂巧”是历史上记载的那个“老蜂巧”吗?我的答案:是!从任惠敏传来图片的第一眼,我便存有这样的感觉。单从这几帧彩照上来看,与《兰蕙小史》、《兰华谱》、姚毓璆、诸友仁《兰花》、沈氏《兰花》、《中国兰艺三百问》中的“老蜂巧”不一定都能核对上,但是,与顾树棨当年留传下来的那帧“老蜂巧”却非常相似,艺兰少士在上面已经贴出来了。这就是我感到安然的所在。有人说,捧上无红斑。的确如此,不过,去看看“常州蜂巧”历年的开品就清楚了,有时有红斑,有时无红斑,但都是“常州蜂巧”。不能以“红斑”论“英雄”唉。顾树棨当年留传下来的那帧“老蜂巧”已是江浙兰人公认的“老蜂巧”,这个观点应该是正确的。日本流传过来的这品“老蜂巧”也应该是对的。

  问题又来了,现今流传的“常州蜂巧”与陈学祥、任惠敏手中保存的“老蜂巧”与日本返销的“老蜂巧”又是什么关系?我曾写过文章谈过,“常州蜂巧”与陈学祥、任惠敏手中保存的“老蜂巧”虽然花品差异很大,但是从流传过程考证,均出自顾树棨手中同盆草。虽然“常州蜂巧”与陈学祥、任惠敏手中保存的“老蜂巧”现今无法等同起来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。同理,日本返销的“老蜂巧”也必然溶于其中,至于三源何时归流,也就是时间问题了。这当然仅是我个人的推测,相信会被将来所证实。蕙花开品的多变性,常常使我们越明白时越糊涂,以至于怀疑自已越来越不懂了。什么“石榴头”、“瓜子口”呀,不都是皱角门嘛,顶口翻得大一点小一点罢了。

  嘿,当你真正地从圈子里跳出来,一切都释然了。

  什么动了“蛋糕”?就花论花,不仅为了现今,更为了历史与将来。

TOP

 

以下是我对牟安祥老师关于老蜂巧评价的回复:

谢谢牟安祥老师,您的回帖值得认真学习。
我非常欣赏您在回帖结尾的一句话:不仅为了现今,更为了历史与将来。
论老蜂巧及其兰花的历史,我知之甚少;
论老蜂巧及其兰花的现今,我略知一点;
论老蜂巧及其兰花的将来,我梦想太多。
现仅就您回帖中所涉及的“三源何时归流”这个“将来”的话题,谈点个人读后感:
一、现今流传的“常州蜂巧”与一些兰友手中保存的“老蜂巧”,您认为“从流传过程考证,均出自顾树棨手中同盆草”,这个判断也许是对的。不过,据我所知,“出自顾树棨手中”有考证,依据基本充分。但“同盆草”的断定似乎缺乏依据或本身有许多变数。
二、现今流传的“常州蜂巧”与一些兰友手中保存的“老蜂巧”,我在近几年江浙的兰展上均亲眼见过她们的开品,“长脚”与“武飘”的特征与日本引归的“老蜂巧”开品“短收根”与“文飘”特征相差甚远,尤其是舌的大小比例与色彩差距更大,依我近几年的养兰实践经验看,我现在收藏栽培的从日本引归的“老蜂巧”很难“溶于其中”,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,只有让时间来验证。
三、“三源合一”也好,“三源不合一”也罢,就花论花,三个花都是好花,各美其美,美美与共。只要爱兰人自己喜欢就好。从日本引归的“老蜂巧”若一致公认是蕙兰传统铭品,那将是“圆梦”,反之,则可能是蕙兰新花,那将是“如愿”。再一次感谢牟安祥老师,欢迎批评指正。
楚天兰蕙:肖总
2011年5月13日

TOP

 
1/1页1 跳转到
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