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声明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帮助中心   |  积分兑换
[ 设为首页 ]
[ 加入收藏 ]
[ 关于聚兰 ]
 
聚兰学院 >> 文章信息
中国兰花魅力之兰文化随感
作者: 汤林增 发表日期: 2009-4-27 23:00:00 点击数: 230 评论数: 0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     又是一年草长莺飞,麦苗返青,油菜花吐黄时节。我从八府十三州一百零八县的四川成都温江回闽,只觉的自己浑身上下携带着中国兰花及川兰春剑香味儿,但当这香味儿还没香淡时,接着“第二届中国兰文化博览会”又在中国历史名城绍兴召开。捧接邀函信息,掩函沉思,自己喜欢兰花,更喜欢兰文化,心仪久矣。我不是研究兰文化的专家,岂敢置喙,不过心底是情,存着几分期待的,雄图大略的兰花资深者能引我为兰文化结缘,探究着中国兰文化递嬗,中国兰花及兰文化更加发扬光大,日益强盛,幽香名世。也不枉费我对兰花和兰文化的一片痴心惦念。

       在中国美学史上,最早提出艺术审美要求的是孔子, 终令兰花和兰文化传承千年而不衰。多少年来,国人在博大精深兰文化的历史长河中漫游,人们已被中国兰花真、善、美其间的兰的诗情、兰的神韵、兰的飘渺不定而随处可见的奇妙意境所陶醉、所痴迷、所专宠。感觉她的神韵,领略她的神采,梳理她的神威,触摸她的神武。当今,为了更显她的神气,以国兰为载体传播中华文化是他们的使命和责任,承前启后,尽心尽力,为国兰文化默默奉献梳理着。有人说,传统文化要靠年轻一代传承,年轻一代又需要传统,既能传承,又获滋养。是为良性循环,这是文化之幸,也是人之幸。

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,社会和谐,百姓殷富。自1988年秋广州第一届的兰博会以来,我国成功承办了第19届兰博会。从广州到厦门,从昆明到杭州……从武汉到温江。瓣型学以成为当代兰艺家们养兰,赏兰的主流,那里流派纷呈,奇峰迭起,通变革新,蔚为大观。可见那里展格的兰花,有新老三瓣畅达,有奇异神采飞扬;有的娇艳如霞,有的清淡如水。新品之多,气象万千,良莠难辨,观众之多,业者之多。展现中国兰花的灵秀,既不乏启人心灵美感的真知灼见,又给人眼光灵动的美感,超出想象,表现中华民族的审美品位,人民气概及文化特质,显示出那里的香力与魅力。

自宋锦旋选出出名的宋梅。日 流水小源荣次郎“采笔直书”《兰花谱》:因喜欢中国兰,既不无端吹捧,也不买人之功。他笔下春兰名品——宋梅,叶姿光泽特强,有中垂圆形之姿态得风度,风韵从容,优雅之中带有凛然难犯之趣,人们佩言“兰有君子之风”之感。教人静心养兰,平淡做人。我想,古人“认清为美”,“以清比德”,就是讲求人格的高尚完美。宋梅每每的放花都给人笑颜,色纯绿,江、浙人看花崇拜绿为上。也常常这样想:我们世代生活在绿色的地球村,我们有权力感谢绿色,尽管时下的人群中起码有90%以上的人之所以赞美绿色,是为了绿色的植物臣服于自己,取媚自己。诚然,绿色在他们的心目中似乎圣。按古人的选美观,是“中”,是“正”,也就是“雅”。平正、挺拔、威严,所谓的不偏不倚,中正温和,无过无不及,适度、得体等作为“雅”的审美规范性。春兰“宋梅”恰倒好处的得度,得宜的花型,这种“度”、“宜”、“体”,其他梅瓣型花无法比拟,多少年来,她一路飘红演绎出传统春兰一茎一花(偶有双花)梅瓣正格花天衣无缝,雍容豪放的气度与神采飞扬的魅力,惟妙惟肖的气派,所以她的花容让人观为叹之!

        先贤美学家说的好,充塞于宇宙天地间的只有一种“气”,它弥漫于一切,浸润于一切。“闲和严静,趣远之心难形”,也就是说晋人欧阳修就曾主张艺术境界里要有“远神”。这个“神”与“气”,就是力,突出从本体内部发挥一种力量。给人一种神秘之“神”感。

       蕙兰在我国栽培历史长远,古人称一茎多花为“蕙”,“蕙心”人们寓意,是指团结一起美丽善良的中国心。《幽芳亭记》,兰有君子之风,蕙具士大夫之气概。她叶刚强有力,双面粗筋,一见使人想起茅草之类;人们不言而知她有独特光泽秀气,有豪迈之气魄,倾倒多少世人君子好蕙。《周易》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所推崇的进取人格,这种人格大气磅礴,耀同日月,表现出一种积极、向上的进取精神。有中国美学既摧崇光明正大、作为君子要具有天空般坦荡而博大的阳刚人格美。

八大种的任何一个品种蕙兰从始花到盛花乃至终花,昂藏独立,高出叶表,花态含英,瓣舒舌立,芳姿斗荣,固然满堂盛气,她的香风,年年岁岁,浸润君子,润泽后生。

中国兰花有幽香的岁月,国人钟爱兰花,她并以发扬中华文化相辅相成。有人说过,文化是兰花的灵魂,要识兰花,就得先识她的文化。历代成大器者,几乎无一不承受中国兰花,兰的文化。屈原写出《离骚》中香草,美人兰慧才观,自有它的动人之处,寄托他的爱国热情,不是成了千古的名作吗?东晋 大书法家王羲之当初的兰亭聚会,才有《兰亭序》。“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聘怀,足以极视听之蜈信可乐也。”他在兰亭寻找美的踪迹,他的书法传达了自然的美和精神的美,盛于千百年来闪耀在中国文艺史上;令人肃然生敬的老祖宗孔子,把兰花“不以无人而不芳”的著述,赋予人格化、道德化,流香百世;北宋 米芾,任谊,南宋 则是画兰孕育形成时期,文人雅士有杨无咎,赵孟坚,汤正仲等,其中赵孟坚题《春兰图》“六月衡阳暑气蒸,幽草一喷冰水清,曾将移人浙两种,一岁才华一两茎。”四句诗文透视浙江春兰一副丰神疏逸,姿致萧朗的风姿。勾勒出春兰的幽香使人移情,把幽谷芳涧的兰花跃然纸上;元人 赵孟钻则开“文人寄兴”以兰花为题材意画一派画风。把她的三美德,高雅,德幽,劲节飘逸一一展露;江南派画家郑思肖,管仲姬,柯九思,雪窗等描绘的国兰空繁点点,争艳比俏,满纸带香…… 明、清代书家诗客画兰人才倍出,不必一一罗列。当我们目瞩清人郑板桥的秋兰图,让人怀想眼前的深秋是令人警醒的,它裸露山石的本体,穿越时空,繁华已尽,岩兰尽显峭拔,严峻和从容。落叶是歌,兰芳丰硕,将秋风抓得丝丝缕缕,面对西风凄凉,霜寒袭击,她的独立放香是傲然风骨。不由想起“一枝一叶总关情”寄托兰竹的亲民情怀;鲁迅的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”在困厄中,他“傲骨而无傲气”的气节使人敬仰 ;……老一代革命家朱德,情结兰花,不离不弃,把井冈山的兰花莫失莫忘地带在长征路上,建国初,到福建前线视察,把闽南民间四季兰“永福素”带回了中南海。朱德活了90多岁,几千盆的名兰伴随他芳龄永续,仙寿恒昌;爱国将领张学良,一生爱兰,在台湾的日子,曾感叹:“过着兰花美女(赵四小姐)俩相伴的生活。”后来,北京兰展,他把自己的名兰‘爱国艺’传到大陆,寄到北京,寄于他爱国的满腔热情。近代养兰名家荣文卿先生养的春兰名品“西神梅”的故事,不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国情教育。当荣文卿先生在故里刻印店嗅兰香“西神梅”时,要求店主买给他,店主不肯,几经周折,最终重金买到手,由先生爱兰如命,精心莳养。上世纪初,“西神梅”在上海展销时,曾哄动兰届。抗战时,“西神梅”曾多次义务卖为抗战捐款。故尔,我们不会淡忘,“西神梅”培育,研究为振兴国兰,弘扬国兰文化作出了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 综上罗列,这些先贤们的旷世之才、万世之名都与中国兰花系上不离不弃,可歌可泣非同一般的沉香岁月。回忆历史,悼念古人。平静审视祖先交给我们的江山物种,视中国地之大,国民对兰爱之深、情之笃,我们有责任让中国兰花和兰文化永远传承下去。中国兰花采日月之精华,集天地之灵气而生,与时代同行;她是坚贞、纯洁、宝贵、平安和吉祥,与生活同步;已成为中华民族文明的载体之一。过去她陪伴着我们的祖先涉过历史的长河;今后,她还会伴随着我们走向美好的未来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是中国第二届兰文化发展研讨会论文选编)       

评论列表

 
发表评论

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忘记密码
留言信息
 
 
关于聚兰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意见投诉 | 帮助中心 | 积分兑换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(c) 2010-2018 聚兰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7527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