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声明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帮助中心   |  积分兑换
[ 设为首页 ]
[ 加入收藏 ]
[ 关于聚兰 ]
 
聚兰学院 >> 文章信息
【宝姬素*雪人】的前世今生
作者: 汤林增 发表日期: 2010-1-1 21:22:00 点击数: 187 评论数: 0
 
六百年的对话:【宝姬素*雪人】的前世今生

   早些时候读到冰心的批判,“墙角的野花/当你孤芳自赏的时候/世界便小了”的时候,有一种受了不能当井底之蛙的棒喝感,浑身一个激灵,想着天地转而光阴迫,应当用最快的时间把自己的脚印像图章一样盖满大地,一副雄纠纠、气昂昂的时不我待像。 

 

    最近整理《兰苑文存》,阅读段宝姬如兰的一生,那些洒满星光的童年,那些壮怀激烈的年少豪情,那些愁云暗淡的他乡去路,那些心如止水的东篱采菊生活,还有那些欲说还羞的知心话语,让我对这位大理“皇室后裔”峰回路转的经历感慨万千的同时,心情却异常的平静,一如我身后的洱海。“芝兰生于幽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,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穷困而改节”,我已经被这种“坐听潮声来,笑看风云过”的安然情怀打动。一花一世界,一沙一天堂,即使是孤芳也自有其中三味。 

 

   “兰有香兮菊有芳,怀佳人兮不能忘”,大理很多人的心和我一样,飞到六百年前,停留在苍山兰峰下、“周围六十四丈”的兰苑,看画里观音段宝姬如何“植兰草数百盆”,如何“以兰花为菜肴”…… 

 

     就是这位画里观音段宝姬,从小便和兰花结下了深深的情节,在八岁就写下了“绿荫丛下吐幽芳,虽非国色得天香。瑶台边上仙家草,移栽人间将相家”的咏兰诗。九岁通琴、棋、书、画,“骑射南中第一”,才情非凡,看上去生活的道路洒满了阳光和雨露。然而命运却给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:在刚好要成婚的十五岁之年,她的父亲大理总管段功在昆明死于政治斗争。“去时将军归时灵,哀动苍洱鬼神惊”,看着父亲的遗容,她写下了哀婉悲鸣的《悼父哀诗》,然后在同年履行婚约远嫁四川。满以为丈夫会履行诺言,三年后发兵为父亲段功报仇,没想到这个沉迷女色的熊包,在她生了一对双胞女后就将她彻底冷落。想起三年前在龙尾关前和兄弟段宝分别,那“为父报仇”的血书锦旗仍在天生桥吹过来的风中猎猎做响,如今却只能含恨隐居在孤岛,除了两个女儿外,只有青灯古佛和几盆兰花相伴。 

 

    我无法得知近二十年的孤岛生活,她的心情是怎样的百转千回,只有从她留下的文字中慢慢体味:“为人要取兰草之骨气,风雨不倒,傲立于风霜!”不知道当时陪伴她的是哪几品兰花? 

 

    二十年后,她回到了大理,原来居住的段氏府宅已经是刚平灭大理后的明朝官员的房子了。“漂泊人海归旧地,卸除红装有谁知?仰望苍山白头雪,低吟缠绵断肠诗。”好在无为寺的和尚收留了她,给她一个安身的禅房,最后还划了一块地给她建兰苑。从此,她的心才逐渐平静,开始了“才菊东篱下,幽然见南山”的隐逸生活。 

 

    她的兰苑,选在盛产幽兰的苍山兰峰脚下,“四季兰蕙花开不断,沁人肺腑,人至苑中犹入洞府仙家之地”。她“常外出寻兰”,“每年春来邀友赏兰为笔会”,而且“空余精研兰性,常以兰花为菜肴,并集兰瓣制兰香茶、兰蜜饯,以待挚友。”在这期间,她写下了流传至今的著名的兰谱《南中幽芳录》,还有很多的咏兰诗。她爱上了一个人,却不能圆满,只能寄托在大理的山山水水和纷纷扬扬的诗词歌赋上,幽怨的叹息一声:“若无清风吹,香气为谁发?” 

 

    她的一生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气如兰兮长不改,心若兰兮终不移”,惹得我们大理的后人追慕不已。尤其是兰界众多人士,一直想精选一品名兰,用宝姬的名字来命名,以寄托我们对她的思慕之情,让兰花和兰文化穿越时光的阻隔融汇成一条源远流长的小河,在大理的苍山洱海之间谱写出动人的旋律。 

 

    但经过很多人反复的挑选,始终没有找到一品符合段宝姬气质的兰花,不过有一个共识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:必须从大理的名牌兰花品种——莲瓣兰中寻找。因为段宝姬本人很爱莲瓣兰,在《南中幽芳录》中就记录了好几品;而且莲瓣兰生于幽谷,能体会出段宝姬“无人亦自香”的情怀;当然更重要的是莲瓣兰最能代表大理的兰花和兰文化。 

 

    一直到2002年,大理麒麟兰园蔡绍斌先生精心筛选后,以其兰园1993年末第一次培育出的一品宽叶莲瓣兰荷瓣素花命名为“宝姬素”,简称“宝姬”。 

 

     该品兰花是莲瓣兰宽叶素心兰的代表品种,叶片宽厚挺拔颇具内劲;每年一至二月开花,三至四朵,花舌大圆且素净洁白,有如洱海明月;花朵是全素荷瓣端庄秀丽,花开有如群玉齐飞;其香清雅幽远,引人发思古之幽情;整盆花的花序搭配合理,在莲瓣兰素花中叶型、瓣型、香型都属一流,的确有段宝姬卓尔不群、不与流俗为伍的高洁气质。 

 

    以“宝姬”命名这品兰花,一经传开,立即得到大理兰界人士的一致认同,原有的各种称谓如“雪人”、“宽叶荷瓣素”等等立即被弃之不用。从此,“宝姬素”成为大理的又一品名兰。遗憾的是,因该花数量太少,至今在大理兰界仍处于引种阶段。而且由于花期不逢时,在历届全国兰展鲜觅芳踪,“宝姬素”“好花多磨”的经历有如宝姬坎坷的人生,人花合一,以致于斯,惹人叹息连连! 

 

    介于此,一位名叫吟绿轩主的朋友填了一首《天仙子·宝姬》来追忆:“生在王侯家世误,背井离乡堪命苦,是非恩怨转成空,迷惘处,心暗渡,淡去功名轻利禄。书画琴棋诗满腹,一片幽情凝傲骨。点苍山上彩云间,兰章著,留千古,魂化南中莲瓣素。” 


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评论列表

 
发表评论

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忘记密码
留言信息
 
 
关于聚兰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意见投诉 | 帮助中心 | 积分兑换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(c) 2010-2018 聚兰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7527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