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声明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帮助中心   |  积分兑换
[ 设为首页 ]
[ 加入收藏 ]
[ 关于聚兰 ]
 
聚兰学院 >> 文章信息
三部兰谱关系探
作者: cithx 发表日期: 2010-10-4 12:48:00 点击数: 294 评论数: 0
 
标题中的三部兰谱是指冯子才的《续兰蕙同心录》、王叔平的《秘本兰蕙图谱》、余姚的《佚名兰蕙图谱》。之所以将这三部兰谱放在一起进行对比、分析,是其地域、年代、内容、图绘多有相似之处。我们先简单地介绍一下三部兰谱的各自的背景情况。
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及著者冯子才先生,我《兰蕙纵横》一书中介绍过,他是浙江上虞永丰乡人,名为斯英,字子才。据记载,冯子才曾在杭州商务印刷社当过编辑,尤喜兰蕙,收集很多珍种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是“冯子继秀水许氏续兰蕙同心录”,《兰蕙同心录》的作者是秀水(嘉兴)许霁楼。《兰蕙同心录》是兰艺历史上重要的一部江浙兰蕙谱,对后世兰人影响是极大的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是冯子才在《兰蕙同心录》基础上续写的一部兰谱。兰谱分上下两卷,上卷有古虞章质庵的“芳吐九畹”题款,成册于“中华民国十八年季秋”,即1929年秋;下卷有余姚王叔平的“金谷幽香”题款,成册于“民国庚午年春”,即1930年春。上卷题款的古虞章质庵,是指上虞的章质庵,他是冯子才同学(或同学弟),也是当时的一位艺兰家,曾选育培植“古虞春魁”、“虞梅”、“瑞绿梅”等珍种。余姚王叔平先生将在下面的《秘本兰蕙图谱》中进行介绍。上虞在绍兴与余姚之间,历史上也是春兰蕙花之乡,据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品种中记载,清末有章香谷先生,传给余姚刘仰潮一品“萧山素梅”,冯子才求得一本,十年间(刘植二十年)只开仙而不见梅,冯子才命名“香谷素”(很可能“蔡仙素”)。民国初年以冯子才为代表,包括章质庵、周萃庵、金鹤臯、周佩卿等一批兰人。冯子才与当时江浙两省的很多著名兰人是相识的,例如余姚王叔平、史鸿年;湖州姚佐田、郑同梅;杭州邵芝岩、吴恩元;上海张讲之、惠雨亭、朱念慈;朱立我;宁波杨祖仁(辰);会稽姚蔼生;绍兴钮养安等。上虞地区历史上记载的选出品种很多,我们知道的有春兰“馥字”、“翠云仙”、“瑞绿梅”、“瑞华”、“崧荷素”、“凤凰梅”等。记载较为详细的是“馥字”,荷形水仙,1918年选自上虞懒鹅山(我在上虞没听说有懒鹅山,是否指覆卮山?山上有三条川字的大鹅卵石汇成的石河),选育人是沈金馥,后来归冯子才。可惜此种不见传世。现今可以确定传世的是“瑞华”,此种是光绪二十八年,即1902年,上虞的周培青先生所得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没有记载“瑞华”、“崧荷素”、“凤凰梅”。
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在“芳吐九畹”一卷中所记的蕙花铭品三十三品如下:
“庆华梅”、“极品”、“翠萼”、“刘梅”、“江南新极品”、“端梅”、“荣梅”、“江皋解佩梅”、“大魁素”、“冠蕙”、“文鸾”、“宪梅”、“昂梅”、“申顶”、“陈留绿梅”、“虞山梅”、“萃华梅”、“功德梅”、“登科梅”、“崔梅”、“涵碧梅”、“朱华梅”、“瑞字”、“天锡梅”、“逸仙”、“仙蝶”、“秀字”、“老染字”、“天目仙”、“萃蕙梅”、“王字”、“鹤渠仙”、“锺山梅”
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在“金谷幽香”一卷中所记的春兰铭品四十七品如下:
     “绿英”、“西神梅”、“祥字”、“翠文”、“鹦哥梅”(贺神)、“张荷素”、“天乐”、“三齐白舌梅”(天锡)、“郑同荷”(团荷、大富贵)、“养安梅”、“姚石仙”、“杨氏素荷”、“姚石荷”(太原荷)、“小凤”、“太原梅”、“春一品”、“望影梅”、“秦梅”、“蟾影仙”、“翠盖荷”(文荷)、“古虞春魁”、“永丰梅”、“翠英梅”、“养春仙”、“天章梅”、“优品”、“虞梅”、“省庵梅”、“香壳素”、“小龙”(东莱)、“二琴梅”、“掌扇梅”(新天兴、元吉梅)、“娇龙”(嘉隆)、“文艳梅”、“逸品”、“翠云仙”、“安昌梅”(新翠桃)、“笑春”、“素蝴蝶”、“端绿梅”、“馥字”、“方字”、“瑞华”、“文华梅”(共和梅)、“常熟荷”(冠荷)、“花蝴蝶”、“翠蝴蝶”。
 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上下两卷共记兰蕙八十品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在品种的前部有黄锺翰、徐智光、宋崇德、夏铭章、羡鸥生等人撰写的序;钱景锜、李志仁、沈雅南等人的贺诗;冯子才自已的叙言。品种的后部有冯子才摘录的“兰蕙摘要”与“兰蕙口诀”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与《兰蕙同心录》的格式基本相同,是一部独立的兰谱(是否有第三卷?尚在疑问中)。
我手中的王叔平的《秘本兰蕙图谱》复印本,是由上海何乃龙先生于1965年春节摹录成册。据何乃龙先生介绍,1964年10月1日,上海刘汉麟、王德培先生前往余姚拜谒王叔平先生,请益兰艺经验,临行王叔平将此图谱赠于刘汉麟。据何乃龙先生介绍原稿系用生贡纸钩勒着色、裱装成片。从框中所衬旧报纸考核,“该图约于民国二十一、二年左右绘成”,即1932至1933年绘成。王叔平先生(1886——1965年),名孝友,乳名仰清。中国著名三大兰将之一。王叔平《五十年艺兰经验谈》中对其生平是有些介绍的。《秘本兰蕙图谱》中所收录的品种包括《兰蕙同心录》春兰二十四品;蕙花二十九品(可参考《兰蕙同心录》)。收录品种包括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春兰三十五品;蕙花三十三品(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相同)。除《兰蕙同心录》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以外的品种,春兰有“冠姚梅”、“盛字”、“常熟素”、“端秀荷”、“大魁荷”、“虎绿云”、“瑞梅”、“瑶品”、“春翠蟾”、“新秦梅”、“宁波素蝴蝶”、“春极品”、“大富贵”、“浙江梅”,共十四品;蕙花有“俞梅”、“锋巧”、“叠翠”、“翠如意”、“心螺”、“赤翠蟾”、“天宝梅”、“蝴蝶”、“十五岙素”、“碧霞”,共十品。总计春兰七十三品;蕙花七十二品。合计一百四十五品。《秘本兰蕙图谱》没有序言及其他艺兰方面的介绍,全部由品种组成。

我们再看一下《佚名兰蕙图谱》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这个图谱的名称是我另立的。她原先是有名称的。关于此谱还是从余姚早先的一位艺兰大家说起,这位艺兰大家与王叔平先生的父亲王志钱是同时代人,当初也是名贯余姚。当年为求购春兰“绿云”,这位艺兰家骑马去杭州邵芝岩家,用1440银元购得一苗半老草,由于栽培失误,没有成功。后来,绍兴诸友仁的翁婿金老高,又从杭州邵芝岩笔庄带来三桩绿云,出价4400银元,这位兰家夫人如数购入栽培。培植多达百苗。后来兰家夫妻故去后传给了儿子。诸水亭创建绍兴漓渚花圃时,“绿云”种苗来自于这位兰家的儿子。这位兰家的儿子故去后,随着倒棚的兰花,兰谱也流落出去。我去过余姚几次,据知情的兰友讲,这位兰家夫人艺兰的水平极高,而流传下的这部兰谱据说是出自兰家夫人之手。我们通过图谱中娟秀的文体来看,这个据说应当是成立的。我虽然得到了这册图谱复印件,我没有资格将此谱公布于众,故以《佚名兰蕙图谱》代称。留待以后原谱的持有人公布。历史应该记住这些兰界前辈们为我们留下的丰富遗产。目前仅能使用部分内容服务于当今兰界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所记的春兰四十七品、蕙花三十三品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完全相同;与王叔平的《秘本兰蕙图谱》相同的春兰有“冠姚梅”、“常熟素”、“瑞梅”、“端秀荷”、“春翠蟾”、“浒山绿云”、“新秦梅”、“瑶品”、“春极品”、“浙江第一梅”、“大魁荷”、“大富贵”、“盛字”,十三品;蕙花“碧霞”、“翠鸾”(培仙)、“翠如意”、“锋巧”、“十五岙素”、“天宝梅”、“心螺”、“俞梅”,八品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《秘本兰蕙图谱》以外的品种,春兰有“汪小尚”、“文品”、“瑞素”、“凤凰梅”、“大绿荷”、“奎字”、“春程梅”(翠圆)、“品字”,八品。合计一百零九品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也没有序言及其他艺兰方面的介绍,全部由品种组成。
我们在翻阅这三部兰谱的过程中,发现一些很令人诧异的现象,三部兰谱中部分内容与兰花图片有很多相似之处。令人产生了一些疑问,三部兰谱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?如何去分辨三部兰谱的出世先后?出现雷同的现象该如何去解释?我们仅能通过这三部兰谱的文字记载与品种的描图中去寻求答案了。
其一,从成谱的时间来看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成书的时间是1929年至1930年;《秘本兰蕙图谱》成册的时间,按照何乃龙先生所考应是1932年至1933年;《佚名兰蕙图谱》成册时间不详。在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中“養春僊”;在《佚名兰蕙图谱》记作“养春仙”。一个用的繁体字“養”“僊”,另一个用简体字“养”“仙”。中华汉字简化最早是1935年,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了《第一批简体字表》。按此计算,《佚名兰蕙图谱》成册要晚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《秘本兰蕙图谱》。这里还有一点说明,《秘本兰蕙图谱》中记作“養春仙”,虽然此中的“仙”字也是简体字,但是此谱是经过何乃龙先生1965年摹录,并非原谱,1956年已经正式开始实行简体字。何乃龙先生难免使用简体字。
其二,从文字记载来与兰蕙图形的描绘来看,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的品种文字记载较为全面,而且很多品种出自原始记载,例如“養安梅”“壬戌新種,紹興鈕養安先生所得,余由錢如周向鈕君求得一本,即以其名之,盖誌其實,而亦取其飬性安命之意(原字体)。”提到冯子才为此兰命名来源。冯子才也在自序中说:“然得种甚难,恐失之亦易,于是绘瓣勒影,成为蓝本,使庐山真面得留简末。凡我同志可按图而索骥也。”全部兰蕙图形为一人所绘,绘画手法相同,极为神似。《秘本兰蕙图谱》所收录的《兰蕙同心录》品种,其文字基本取之《兰蕙同心录》;兰蕙图形也是照描于《兰蕙同心录》。《秘本兰蕙图谱》所记的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相同的品种,其文字部分简炼了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的记载,例如“养安梅”“民国壬戌新种,绍兴钮养安君所得。”没有提到冯子才得到其种并为之命名之事。这样的例子很多。“养安梅”图形也是照描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。从《秘本兰蕙图谱》中收录的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品种的描图来看,描绘的手法与《兰蕙同心录》不同;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相同或是部分裁剪图。那么,是否存在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文字与兰蕙图形抄录了《秘本兰蕙图谱》呢?这一点看来是不可能,一是,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有王叔平的亲笔题款,可见王叔平必定见过《续兰蕙同心录》,冯子才如果是抄录的话,怎么能又去找人家来题款?二是《秘本兰蕙图谱》所收录了二十四品《续兰蕙同心录》没有包涵的品种,这二十四个品种兰蕙图形的描绘手法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不完全相同,笔锋略显硬一点,看起来不太细腻,例如“虎绿云”、“浙江梅”、“春翠蟾”、“锋巧”(老蜂巧)等。《秘本兰蕙图谱》兰蕙图形的描绘手法显然出自风格各不相同的三人之手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取之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的品种,文字介绍部分取之《续兰蕙同心录》;品种图形也是照描于《续兰蕙同心录》。取之《秘本兰蕙图谱》的品种,其文字与图形与《秘本兰蕙图谱》相同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单独记载的品种,花形描绘手法也有独自特点,例如“汪小尚”、“瑞素”等。

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来,最先由冯子才撰写了《续兰蕙同心录》,其体裁以《兰蕙同心录》为蓝本,可称其兰著。王叔平参照了《兰蕙同心录》《续兰蕙同心录》中的品种,又增加二十四品,并将其装订成册为《秘本兰蕙图谱》。后来王叔平又撰写了《五十年艺兰经验谈》,共记载春兰一百一十六品;蕙花四十三品,合计一百五十九品。其中不包括当时已失传品种。虽然《五十年艺兰经验谈》中并没有品种的图形,但是其中丰富的兰艺知识,是兰人们不可多得的一部兰文化的遗产。《佚名兰蕙图谱》在《续兰蕙同心录》的基础上,参照了《秘本兰蕙图谱》部分品种,进一步又增加了品种的记载,对现代人研究余姚地区的兰艺与品种的历史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《续兰蕙同心录》出自上虞;《秘本兰蕙图谱》《佚名兰蕙图谱》出自余姚。上虞与余姚东西相连,两地不过30余公里,历史上多次归统一地区管辖。均为春兰蕙花的故乡。我们通过三部兰谱与图谱可以看出,兰人之间的兰艺与艺兰交往是频繁的,兰艺的历史也是相关联的。从绍兴去余姚都是要经过上虞。可以说三部兰谱代表了这一地域同一时代兰艺的发展水平,兰花大师们在交往过程中的相互影响与提高,推动了品种的流通,提高艺兰和鉴赏水平。浙江地区包括湖州、上海、余姚、上虞、宁波、富阳等地至少有十余部没有发表过的兰谱或手抄本留存于世,时间从清朝跨跃到民国年间。这些兰著兰谱是江浙地区兰艺发展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对于我们探索兰艺的历史、品种的渊源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。随着这些兰著兰谱的出世,将不断地丰富江浙地区兰文化遗产,也必定服务于当代的兰界。

(牟安祥)

评论列表

 
发表评论

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忘记密码
留言信息
 
 
关于聚兰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意见投诉 | 帮助中心 | 积分兑换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(c) 2010-2018 聚兰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7527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