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声明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帮助中心   |  积分兑换
[ 设为首页 ]
[ 加入收藏 ]
[ 关于聚兰 ]
 
聚兰学院 >> 文章信息
名僧兰诗闲读
作者: 劲草园 发表日期: 2010-10-8 9:06:00 点击数: 455 评论数: 0
 

名僧兰诗闲读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兰文化随笔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一凡僧者出家修行之人,出红尘之家,修佛门之行。

佛与兰渊源深远,起于何因何果,很难考证清楚。普陀山戒忍大和尚说:寺庙古称兰若,说的是如幽兰般吉祥馨香的所在,而兰花敬佛,是六供之一。此言可见一斑。见兰悟禅的说法,也流行悠久。佛与兰在文化上,具有相通和融合之处,已成共识。从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僧人兰诗,也可作证。

僧人悟兰,与众不同。僧人兰诗,也别具一格。

 

唐代高僧释无可的兰诗:

《兰》

兰色结春光,氛氲掩众芳。

过门阶露叶,寻泽径连香。

畹静风吹乱,亭秋雨引长。

灵均曾采撷,纫珮挂荷裳。

有人以为这是贾岛的诗,情有可原。因为无可是号,俗姓贾,是贾岛的堂弟,同是范阳人,在今日的北京房山区。无可与贾岛曾一起出家为僧,贾岛号无本。后无本还俗,无可一直在佛门至高僧。俩兄弟都善诗,常有诗信往来,感情深厚。两人的诗,在《全唐诗》中都有收录,诗品不相上下,但在俗世的名声,无可远不及贾岛。身在空门,看空一切,不言名声,是主要原因。因此,将无可的诗,误认为贾岛无本的诗,也在所难免。

《兰》诗咏兰,直截了当。写观兰之景,佛眼也充满凡情。翠绿的兰花,在一片春光之下;四溢的幽香,掩没了百花众芳。在过门的台阶上,露着飘动的兰叶;在去水泽的小径上,一路闻着兰的芳香。上半首感情真意切,写出了兰花的风姿、生机与馨香。下半首借景联想,拓展意境。风乱了宁静的兰园和雨长秋亭是一种情怀,抒发了人间风雨愁绪与岁月静空的坚守。对屈原珮兰以明志,清高以脱俗,表表明人兰同心,见贤思齐的向往与仰慕。全诗从景入手,以兰喻德,佛慧兰馨,禅意可见。

 

宋代妙总大师释道潜的兰诗:

《吟兰》

阴崖月窟得芳丛,满屋归来夸所逢。

净扫幽径植鲜墀,紫茎绿叶弄奇姿。

疏帘风暖日华薄,芳馥满怀君自知。

释道潜为宋代高僧(1043—1102),浙江临安于潜人。俗姓何,号参寥子。哲宗朝赐号妙总大师,住杭州智果寺。释道潜能文章,工诗词,善书法,虽在佛门,也显才华。

这首兰诗写得通俗易懂,采兰赏兰尽显在僧人的日常生活之中。在深山的寺庙里,一个僧人在高险如月窟的背阳之崖,采得一丛芳兰回来,获得满屋的和尚纷纷夸赞。扫净幽静小径,将兰种在寺院台阶的空地上,见绿叶紫茎在那摆弄风姿,真是又奇妙又悠然自得。在风暖疏帘的窗下做着佛事,享受着满怀的幽香,多么的自在与惬意。佛香与兰香,只有身在其中才感觉得到啊!寺庙种兰的传统,在这首诗里得到了体现,而且将兰融入了僧人的日常生活。兰花的奇妙与僧人的平常心,叙事寄情,入情入理,相映成趣。

 

元代台州天竺寺高僧释宗衍的兰诗:

《遣兴》

紫兰生幽林,聊与众草伍。

青蝇亦何物,天乃傅其羽。

鸱枭纷翱翔,凤凰不一睹。

自古已云然,今人况非古。

 

《墨兰》

楚雪春已晴,沅湘水初满。

去年故叶长,今年新叶短。

波明碧沙净,日照紫苔暖。

不见泽中人,江南螟云断。

 

《题悬崖兰图》

居高贵能下,值险在自持。

此日或可转,此根终不移。

释宗衍(13081351),字道原,姑苏人。至正初,住石湖楞伽寺,后主嘉禾德藏寺。通内外学,精诗书画,才辩声望,倾动朝野,名公巨卿,争与交结,有《碧山堂集》行世。

《遣兴》之诗,用比喻手法,讲了一个古人都明了的道理:幽林中生长的兰花,与众草为伍是老天的慈悲,同泽天下草木。就像青蝇,老天还给它翅膀呢。但这不意味着兰草与众草一样,是不能同等视之的。像凤凰与鸱枭不是同一类鸟一样,鸱枭飞翔的时候,凤凰都不屑看一眼。其诗所表达的思想,传承了孔子咏兰之不得志,兰当为王者香,而今却与众草为伍,感叹自己身怀治国之才,却得不到国君的重用。不同的是,作者多了几分僧人的包容之心。

《墨兰》之诗,借描绘墨兰之景,抒发了作者的思念之情。这里的楚应该是指湖南,因为后面有沅江和湘江相对应。春天到了,楚地的雪化了,沅江湘江的水满了。碧净的江水波光粼粼,暖阳下的兰园春意盎然,望着短短的新叶和长长的老叶,遥望着断了音信的江南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落笔描写墨兰,重点却在心情的表露。《题悬崖兰图》用语简练,短短的五言绝句,描绘出了兰花坚忍不拔的品格和精神。这是题在兰图上的诗句,读着诗,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幅倒悬在岩崖之上的兰花图。

 

明代常熟慧日寺释妙声的兰诗:

《采兰堂》

去年采兰兰叶长,今年采兰兰叶短。

秉芳欲寄路漫漫,国香零落风吹断。

莲花峰下采兰堂,永怀佳景不能忘。

上人开窗面山坐,山水含晖吟谢郎。

三生误落夫差国,翠结琼琚香不息。

目断王孙游未归,江南春草连天碧。

释妙声元末明初江南吴中景德寺僧。生卒年与俗姓均失考,大约公元1358年前后在世。字九皋,号东皋,吴县人,就是今天的江苏苏州市。曾居常熟慧日寺,后主平江北禅寺。明太祖洪武三年,即公元1370年,与万金同被征召,共同主持钟山大法会。擅长诗文,前人评其诗有士人之风,说理皆中要旨,抒情亦也正义,风格雄深,诗味隽永。

《采兰堂》直抒胸意,心情毕露。写对采兰堂及友人的怀念,充满着爱兰思友之情。也许此时正在南京的钟山主持大法会,却不忘莲花峰下采兰堂的美景,开窗便见阳光照耀下的山水,还有那飘逸的兰叶和兰香。不管路途漫漫,不管身在何处,兰香永远相伴。

 

明代禅宗高僧释宗泐的兰诗:

《题兰》

溪寺曾栽数十丛,紫茎绿叶领春风。

年来萧艾过三尺,白首看图似梦中。

释宗泐(131811391)俗姓陈,字季潭,号全室。原籍黄岩,生于温岭,幼年被临海周氏收为养子,周氏夫妇亡后,至天宇寺为僧,后投杭州净慈寺。精通诗文,其诗颇具风骨,当时即负盛名。

《题兰》之诗,写了曾在寺里栽种了几十丛兰花,紫茎绿叶,长势茂盛,引领春风,何等的得意。可好景不长,年来萧艾长过三尺,将兰淹没其中,以往之美景似在梦中一般。借景抒情,表达了对如梦般人生的叹息。

 

清代名僧石涛的兰诗有多首,这里选其两首:

《幽兰图》

山中丰草绿,忽有清风起。

幽兰人不知,品味足高已。

 

《墨兰》

丰骨清清叶叶真,迎风向背笑惊人。

自家笔墨自家写,即此前身是后身。

石涛(16411707),俗姓朱,名若极,广西桂林人。1645年后削发为僧,法各原济。小字阿长,字石涛,号大涤子、清湘遗人、零丁老人,苦瓜和尚等,擅长画花卉、蔬果、兰竹,兼工人物,尤善山水,并擅诗文。与弘仁、髡残、朱耷合称“清初四高僧”。石涛是生不逢时才入佛门的,心怀不平而俗尘未了。他常常在画兰中题兰诗,情志在诗画中寄泄。

《幽兰图》与《墨兰》两诗,看似平白简单,却悟性十足。写幽兰的品味,只写清风绿草,给人身临其境之感。“幽兰人不知”,只因生在茂盛绿草之中,与“不以无人而不芳”所表达的意思相一致。兰花清高和与世无争的品味,是一种高雅,是一种超脱。《墨兰》写得极其禅意,只写兰叶,写兰叶的清翠,写兰叶的风骨,写兰叶的迎风飘逸。诗人观察入微,兰叶迎风时即向背,前身后身同一。这里有一种渗透世事的表达,隐含着对佛门与俗世、前世与来世的禅悟。用语看似平易,其实含意深刻,透出一股禅意的味道。

 

僧人兰诗,是其生活与心境的表达。从兰与佛的渊源看,佛门将寺庙称兰若,佛家视兰为禅友,源远流长。兰之淡定、脱俗、清逸,颇合佛家心态。寺院养兰,伴佛生香,旨趣投合。佛门内外,净地红尘,既相牵连又分明两界。僧人知晓世俗人事,因僧人由俗人为僧;俗人不明白僧人心境,因为俗人未经历过僧人生活。僧人不仅仅只是伴青灯诵佛经,空寂一切,也有丰富的情感与智慧。只要读读僧人兰诗,其内心世界便可知一二。

况且,兰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佛教文化,读读僧人的兰诗,便可感悟兰文化与佛文化的贯通融合,兰文化之精美,也由此可见。兰有佛性,佛有兰意。正因为兰文化中有了儒学文化,有了道教文化,有了佛教文化,当我们仰望兰文化的天空,才会觉得如此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 王者香  文)

评论列表

 
发表评论

登陆后才能发表评论 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忘记密码
留言信息
 
 
关于聚兰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意见投诉 | 帮助中心 | 积分兑换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(c) 2010-2018 聚兰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75277号